飞飞飞与斯城一夜

Posted on Thursday, March 4, 2010 12:59 AM #异国日子

一个多月前,伊昂发明了这么一个新动作:背着双手弓着腰在地上跑,大概自己也觉得好玩,时常边跑边笑。即便在ting家作客,也没忘记时不时地搞笑一下:我飞我飞我飞飞飞...













周日咱们一家三口踏上了归家之路。从她家到我们中转的瑞典小城斯特姆斯达车程五个多小时,我们中午11点出发,伊昂上车就睡,整整睡了两小时,他醒后没 闹,我们便继续赶了一小时路。然后在一小镇停车吃饭,路边一家不起眼的意大利餐馆,门面小,食物的量却很大,价钱还便宜得超乎想像,真正的物美价廉。

一路上天气时阴时晴,晴天之下,雪野真是美得出奇:



瑞典足够强力的河水不多,所以路边时常可见用来发电的风车:





下午五点钟,我们抵达斯城,次日我们将从这里坐邮轮回挪威。到达后,先赶去船务公司预订了次日船上的自助餐位,然后便去了下榻的酒店。

这家几年前开张的四星级spa酒店,洋人早就想来住住了,此番我们早早预订,还带足了泡澡、游泳的一切装备,结果在外这几天我的“每月顾问”来访,也就下不得水了。

这次出门,伊昂是15个半月大的小孩了,相比去年回中国,现下的他已懂得了很多,也会玩了,所以此行大人们很累,但小家伙却是快活得很。在酒店房间里,他对着穿衣镜自个儿逗自个儿玩呢,发现我拍照,便时不时转头朝我挤眉弄眼地坏笑:




对着镜子飞一下,自我感觉很良好:




偷偷去拿爸妈放在柜子里的鞋,发现老妈偷拍,坏坏笑一下,老妈便一笑泯恩仇。(太阳穴上的是创可贴,小家伙当晚在大堂酒吧里玩时,弄翻了一张桌子,脸上被翻倒的银制烛台刮破了两处,居然没哭)






妈妈说我这个小屁孩心太散了,只要周边有人我吃饭就不认真,所以在哈瑞弟弟家那几天,我基本没吃什么东西。老妈心疼我,这晚在酒店入住后,便让爸爸赶紧开车领我们出去吃晚饭。这家餐厅,他们每回来这个城市都会到这里吃饭,据说食物很好吃,看看卖相就知道多诱人了:





所以当老妈提议给我单独点一份娃娃餐时,我当即就点头了,并让服务生给我拿了菜单过来:





认真研究后,我点了这份:


等食物的空当儿,我也没闲着,餐厅里的音乐很好听,我不由自主地跟着在椅子上打拍子,老妈惊呆了——因为我居然打得这么合拍!


食物上来后,说实话我吓了一跳:这份量哪是娃娃餐啊,估计喂一大人也够了(当然,我妈那就另当别论了)。妈妈咪啊,难道俺娘想让俺一下就吃成哈瑞?人家那是日积月累下来的成果,俺只是大吃这么一顿哪能跟得上人家的形式?



为难归为难,想着老妈的一片苦心,我还是硬着头皮吃上了:


老爸说吃相要文雅,所以我大口咀嚼的时候,会用小手儿遮遮嘴:



到最后,实在吃不下了,这么些吃的,光看着就饱了。老妈看着我为难的表情,只好黯然表示我自己作主,孩子虽然不能饿着,但也不能撑着。多么明理的老妈啊!



其实我妈这人挺没追求的,她老把吃饭当特大的事儿。这晚没把我喂好,她难受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就把我和爸爸叫醒赶到了餐厅吃早餐,其实我和爸爸只想睡觉,哪有胃口吃饭啊:




不过虽然吃得不多,玩起来我可是精神气儿十足呢。从餐厅出来,又经过我喜欢的大堂吧,桌上的小蜡烛杯和家里的一样可爱,我一下就被吸引了:




酒店外的露天泳池被茫茫积雪盖住了:



酒店中午十一点就要退房,好在我们都早起吃了早饭,整理行李就不匆忙了。退房后去了挪瑞边境处的购物中心,在里面逛了四个小时,然后乘船回家。可能是周一的缘故,回程船上人不多,自助餐厅坐了不到一半人,于是我们也得已有了一排宽敞的座位,舒舒服服地吃饱喝足把家还。

晚上老爸上网看了一下这次旅行的刷卡消费记录,吓了一跳:居然有五位数!“可以去埃及玩一周了。”他说。

“情义无价!埃及哪里去找如此友情?”妈妈说。

Post Comment
Title
 
Name
 
Url
Comment  
Protected by Clearscreen.SharpHIPEnter the code you s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