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28, 2010

上周日,家里有两人过生日,一个奔四,一个四十。

奔四的是我,四十是小叔安德烈。因为我俩同一天生日,所以每年这天都是婆婆替我们一起庆生。

婆婆一早在外面插上了国旗,这是挪威的传统,家里有人生日,便在门外斜插上国旗。婆婆说,这旗是专门 为我插的。因为安德烈这天在山上木屋,要到晚上才能赶回来,而挪威法律规定,国旗在黄昏时必须收回,所以他回来前这旗已经会收进去了。

奔四,四十 - 琦遇 - 在挪威与你邂逅

婆婆中午来我家,向我道生日快乐,并送来生日礼物——五千克朗,大部分用来替我新车缴纳今年的养路 费,剩余的,让我买双合适的鞋——我的脚部护理师和婆婆的是同一人,头一回去她那做护理时,她说我的脚外侧略有内翻,不宜多站,怕我听不明白,当时还打电 话给婆婆又细细解释了一番。打那后婆婆一直提醒我一定要买合适的鞋穿;还有剩余的话,再让我买个新茶几。家里用的是洋人外婆留下来的老古董,老早就想扔 了,但以为婆婆有意留着,所以没敢扔。现下这当奶奶的心疼孙子小脑袋时常碰在这厚实的老茶几上,因此建议我们买个新的,我也是乐得接受这个礼物。

几年前我和洋人在中国举行婚礼,婆婆一家都去了中国观礼。她说等安德烈四十岁时,如果还没有结婚,便准备花一大笔钱替他办个生日party。想不到这几年 的时间一下就过去了,安德烈倏忽就到了四十岁,却仍是孤家寡 人,办大party婆婆已年迈没了精力,索性给了儿子几万克朗的生日礼包。

其实我们都知道,现今钱是安德烈 最不缺的东西,爱情才是他所需要的。所以给他的贺卡上,洋人写给弟弟:今天你就四十岁了,如果想赶得上庆祝金婚, 你可得赶紧啦!

虽已四十高龄,但因尚未婚配,所以一如既往地由他老妈操办生日宴。说是生日宴,但以中国人的宴席观 来看,这是绝对连宴都称不上的晚餐——一道烤牛肉:

奔四,四十 - 琦遇 - 在挪威与你邂逅

伊昂这晚吃得不错,奶奶烤的肉肉很嫩很合口,饭后甜点巧克力布丁也让小人儿乐开了怀:

奔四,四十 - 琦遇 - 在挪威与你邂逅

奶奶还烤了大蛋糕,吃不完兜 着走——两个过生日的,一人分了一半回去:

奔四,四十 - 琦遇 - 在挪威与你邂逅

饭毕,伊昂表演了他的拿手功 夫——搬重物(片片拍虚了),这次是抱着这个很沉的皮凳子满屋跑,真是不知我怀孕那会儿到底吃了些啥,生了这么个小力士出来:

奔四,四十 - 琦遇 - 在挪威与你邂逅

这天奶奶在家忙活给我们操办 生日,我就带了伊昂出去玩,这回去了家后面的幼儿园,因为都是开放着的,所以周末会有些小孩在那里玩。伊昂在这里练习了上下台阶,有一次直摔的趴了出去, 以为会哭,人家没事人儿似的,爬起来就跑:

点击观看视频“周日幼儿园小 玩”

posted @ 10:32 PM | Feedback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