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 124,  comments - 113,  trackbacks - 0

今天突然又有人问我,你是不是英文很好啊。我说,唔,用英语工作过一段时间。那人便开始感慨,哎呀,那咱们这个平台对你来说真的太小啦,埋没了,像我英语不怎么样,都想出去闯闯了。

姑且不论这人的逻辑是否成立。但一年来的确有不少人向我指出这个问题。每一次,都会令表面平静的我的内心小小地起伏,毕竟曾经纠结了整整大半年。但如今,还是那句话,我很怀念,但我不后悔。碰巧明天要当众发言对某同行楷模事迹学习的感想,读读材料,我就索性写在这里吧。

师傅的事迹被媒体报道了,全系统上下一时炸开了锅,并且是在闷锅里炸。说着客套恭维话的,私下成团说着风凉话的,听得我眼前浮满了世间百态。

每个人心里都自有一杆秤。

师傅是个特例独行的人,浑身充满了对体制的失望、无视,和无法泯灭的内心良知。师傅对体制充满了漠视,冷眼看着体制机器的各种此起彼伏,毫不计较也毫不关心;师傅对弱势的人怀满了关注,为他们的堕落扼腕,为他们的无奈叹息,从未停止过试图用自己的言行唤出他们一丝一毫的醒悟。

我曾跟着师傅去面对他们之一。他的事情,说不说也便是那些,三言两语即罢。但师傅却用几倍的时间想让他思考,为什么明明能够自食其力却走上另一条不归路。我亲眼看着冷淡的人高马大的他,眼神开始闪动,湿润,表情开始凝固。

师傅在他鄙视的体制内活得很潇洒,因为他什么都不计较,用师傅的话说,全看透了,在师傅这个仍然可以焕发生机的年龄。师傅常跟我讲,要坚守自己的理想和原则。我往往暗自惭愧,我还远没有那么超脱,也就不可能那么洒脱。我,还太在意,在意很多。

但我也知道,起码有一些我可以坚持。

我可以坚持把这不仅仅当作是一份工作或者谋生的职业,这可以成为我的寄托。我可以坚持在成为这里技术上的熟工的同时,用自己的眼睛在这捕捉每一丝还有可能被挽回的失望。我可以坚持把理性和感性交织在每一个回合。我可以也应该做的,真的还有很多。只要做着这些,我相信这个平台就有无限宽广,筋疲力尽也走不到尽头。

也许仅仅是虚荣的职业满足感的变体。但即使变体也好,至少在这种驱动下,我还可以做一些对得起自己良心的事情,有一天回头望,我可以不会惆怅。

posted on Tuesday, January 18, 2011 9:56 PM
Post a new comment about this topic
Title  
Name  
Url

Comments   
Protected by Clearscreen.SharpHIPEnter the code you s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