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天风雨看潮生
我在加拿大

哈哈哈哈及其他
评王天成诉周叶中等侵犯著作权案一审判决书

萧瀚

我的挚友王天成先生因《论共和国》与《再论共和国》二篇文章被周叶中教授著作《共和主义之宪政解读》抄袭,诉诸司法寻求救济。2006年7月18日,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下达了一审判决书,以“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驳回王天成的诉讼请求。”

看了判决书,我只是忍不住地笑:哈哈哈哈……

这件事情,只要不抱偏见,认得汉字的人,都能很清楚地看出周教授抄袭可谓铁证如山、板上钉钉,而且贺卫方先生也曾在诉前写过一篇《周叶中教授事件及其他》,以扎实的证据证明周教授不但抄袭王天成先生的作品,还抄袭其他不少学者的作品,计有崔卫平、刘军宁等多人,到法院居然就变成了“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
我们不妨细看“本院”是如何“认为”的(根据浦志强律师提供的电子版一审判决书):

一、判决书认为“其中7处计452字的文字表述与原告的涉案作品并不相同亦不相近似,原告就此主张被告周叶中、戴激涛的涉案图书侵犯其著作权,缺乏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对此,我要问的只有一个问题:能告诉我们是哪7处吗?作为一份判决书,应当明确具体内容,否则空口白话谁不会,要你们法院干什么?

二、判决书认为:“其中9处计1013字属于公知历史知识的内容,是对客观事实的介绍,鉴于相关内容的客观性和其有限的表达形式,被告涉案图书相关内容和原告涉案作品的表述虽存在雷同之处,但并未构成侵犯原告的相应权利;”

对此,我要问三个问题,第一,是哪9处?第二,原被告的表述雷同到什么地步,在什么样的雷同程度下可以被认为是合理的?第三,雷同却不构成侵权的标准是什么,确定这种标准的依据是什么?

三、判决书认为:“其中9处计1086字属于对学术观点的描述,鉴于著作权法保护的是思想的表达形式,而非思想本身,被告涉案图书对于相关学术观点的借鉴,不构成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侵权,原告的相关主张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对此,我要问四个问题,第一,还是老问题,能否告诉我是哪9处?第二,被告借鉴相关学术观点,其表述形式是什么,原告的表述形式是什么,有没有胆在判决书里列表比较?第三,法院认为什么是借鉴,正常的借鉴应该是什么样的?第四,借鉴和抄袭之间的界限是什么?

四、判决书认为:“经比对,其中14处共计1276字内容源于杨君佐、崔之元的相关论文以及〔美〕斯蒂芬•L•埃尔金等编,周叶谦译的《新宪政论――为美好的社会设计政治制度》和〔美〕乔治•霍兰•萨拜因著,盛葵阳、崔妙因译的《政治学说史》(上册),并在《宪政解读》的参考文献中予以标注。根据我国著作权法的有关规定,为介绍、评论某一作品或者说明某一问题,在作品中适当引用他人已经发表的作品的,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不向其支付报酬,但应当指明作者姓名,作品名称,并且不得侵犯著作权人依法享有的其他权利。鉴于上述论著均早于原告涉案作品的发表时间,且被告周叶中、戴激涛已经履行了著作权法规定的相关义务,因此被告周叶中、戴激涛关于上述14处内容具有合法来源,不构成侵权的抗辩主张成立,本院予以采纳。原告虽根据杨君佐的证言主张杨君佐发表涉案论文系经原告授权,故该论文著作权仍归属原告,但在杨君佐未出庭的情况下,原告当庭主张杨君佐涉案论文系抄袭原告涉案作品的侵权作品,但未就此提交证据加以证明,因此原告的相关主张缺乏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对此提四个问题,第一,是哪14处?第二,杨君佐的证言居然没有效力,理由是他没有出庭作证,法院什么时候对证据严格到这个地步了?看看下面的报道:“1997年元月至2003年10月,河南省开封市南关区人民法院审结了728起刑事案件,其中应该出庭的证人有4213人。而经过审判人员耐心做工作,讲明利害和证人所承担的义务后,勉强出庭和自愿出庭的只有46人。其比例仅为1%。”(《证人出庭率为何只有1%?》人民网<<人民视点)?难道你北京二中院能够做到百分之百的证人出庭率?中国法院历来不怕没证据,连刑事诉讼都可以没证人照判不误,你北京二中院居然证人有证言还嫌不够,非要出庭不可,不然就不认,好一个严格按照程序!如果王焱教授没出庭,是不是连两篇涉案论文的著作权属于原告都没法认定了?抑或可以直接判给周叶中教授,理由可以说成当时发表的时候周叶中教授署名天成?是不是看人下菜碟、选择法?第三,即使原告无法举证杨君佐是抄袭原告作品发表,但杨君佐已经写下书证承认该涉案作品的著作权属于原告,难道不能证明杨君佐涉案作品的著作权应当归属于原告吗?第四,被抄袭作品如果发表在抄袭作品之后,是不是就可以抄了白抄,被抄袭的人必须自认倒霉?

五、判决书认为:“经比对,其中7处计1398字内容与原告涉案作品的相应部分的表述基本一致,但与原告论文4万余字的总数,以及《宪政解读》一书22万余字的总数相比较而言,比例较小;该7处不构成《宪政解读》一书的实质内容,且散见于该书中的各个章节,属于对他人作品的合理借鉴,尚不能认定构成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侵权。因此,原告关于涉案46处内容侵犯了原告对作品所享有的著作权的主张,缺乏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这段话是整个判决书的点睛之笔,这只“法眼”就是:“老子就是抄了,怎么着?”且不说前面那些算不算抄袭,到这儿反正实在赖不掉也得赖!所以抄了1398字就不算抄!!!因为你论文有4万字,才抄了你文章的3.5%不到,怎么能算抄?请问法院,什么是“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侵权”,世界、中国哪条法律、世界上哪家法院是按照抄袭数量来认定抄袭与否的,你们能告诉我吗?抄多少才算抄?是不是要全文一字不落的才算抄?如果不是,那你倒是定个标准,抄多大比例的才算抄?其他的都不算?这样至少以后学界有抄袭恶习的人也有规则可循,尤其像周叶中教授这样的可以免掉多少诉讼啊!

更可笑的是判决书居然会说出这种话,涉案书籍有22万字,与此相比“比例较小”,是啊,经过计算,1398除以22万=0.0063545454545454545454545454545455,也就是6 .4‰不到,这哪能算抄?孔乙己说过:“读书人的事,能算偷吗?”倘鲁迅先生在世,重新修订《孔乙己》,不妨改成:“读书人的事,窃得这么少,能算偷吗?”

虽然“表述基本一致”,但因为量少,而且还不是涉案图书的实质性内容(奇怪法院也有能力判断学术问题了,居然还知道什么是实质的什么不是实质的),所以就算“合理借鉴”了,既然是“合理借鉴”,当然“尚不能认定构成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侵权。”

六、看看相关法律怎么规定

2001年修订的《著作权法》第四十六条规定:“有下列侵权行为的,应当根据情况,承担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五)剽窃他人作品的;”在1999年颁布的《国家版权局关于如何认定抄袭行为给青岛市版权局的答复》中有如下关于在形式上如何认定抄袭的法律解释:“从抄袭的形式看,有原封不动或者基本原封不动地复制他人作品的行为,也有经改头换面后将他人受著作权保护的独创成分窃为己有的行为,前者在著作权执法领域被称为低级抄袭,后者被称为高级抄袭。低级抄袭的认定比较容易。高级抄袭需经过认真辨别,甚至需经过专家鉴定后方能认定。…对抄袭的认定,也不以是否使用他人作品的全部还是部分、是否得到外界的好评、是否构成抄袭物的主要或者实质部分为转移。凡构成上述要件的,均应认为属于抄袭。”

但将上述法律规定、行政解释与判决书进行对照,我们就会发现,这份判决书可谓电线杆子上绑鸡毛——好大的掸(胆)!它不但完全回避明显存在的高级抄袭问题,还在实在无法自圆其说的低级抄袭问题上,踢开正当的法律规范进行恶劣的“司法创造”,创造一个先例:哪怕是低级抄袭,只要量“少”,就不算抄袭!

如此判决,除了笑:哈哈哈哈,还能说什么?

                             2006年7月19日于追远堂

版权声明:欢迎完整转载,任何未经本人许可的编辑行为均为侵权。

中评网首发

posted on Saturday, July 22, 2006 3:28 AM #观察与思考
Comments
  • # re: 评王天成诉周叶中等侵犯著作权案一审判决书 / 萧瀚
    乐滋滋
    Posted @ 2/1/2007 10:02 AM
    读完作者的大作,可以看出得出楼主的马脚
    1.典型的受原告的影响(或者就是原告的人马在此呐喊)
    2.典型的愚弄网民,拿一些判决或者是法律的常识来混弄不知情者.
    1,法院判决书都是基于双方提供的证据来论述,对于"其中14处共计1276字"类问题均是如此处理,不可能把书的内容都搬到判决书中,那么判决书不成了海量,但是对于原被告均了解所说的地方,旁人如果想了解具体的可以查双方提交的证据和庭审笔录,均有详细的说明.

    2.关于证人出庭的问题,居然拿刑法和民法两种不同的法律体系来说事,民法是当事人可以自由处置权利,而刑法不同,证人证言在庭审的作用不同,比如,刑法中的证人均是看到了什么,知道了什么,是一个客观事实,而此案中证明的是一种权利的所有而不是客观事实,比如我找一个第3人随便写一个证明"宪法是我写的",然后我去法院告政府侵权,如果你是法官你能就单纯一个第3人的证言就可以判定宪法是我写的么?可笑!
    3.按照立法原则和审判原则,行政机关的答复性文件不做为审理的依据,因为那不是法律和地方法规.这也是常识.作者不要故做惊讶!
    4.判决书中提到"量少",但不是仅仅是量少还有其他的问题,一起来证明是合理的借鉴,这中判断方式是著作权判断侵权的常用的依据.当然如果仅仅是"量少"就以次 来判断不侵权当然不对.
    5.作者始终没有提出著作权法保护的实质---保护思想的表达形式而不是思想的本身.我们任何的思想和文化都是在借鉴旁人和继承先人的.比如你写一个论"红楼梦"那么你能一点都不引用"红楼梦"中的文字么?
    本人作为一个律师,对当前审判过程中判断侵权的方法和一些做法也很有意见,对判决书中也颇有微词.但是实在看不过作者的这种"乐哈哈",才简单说两句!欢迎批评!
Title  
Name  
Url
Comments   
Protected by Clearscreen.SharpHIPEnter the code you s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