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天风雨看潮生
我在加拿大

琉球再被日據的開端和我政府應有之努力

陶元珍

1953

  日首相吉田茂於本年八月八日下午六時在東京美大使官邸與美國務卿杜勒斯會晤。在這次會晤中,杜勒斯代表美國政府宣佈一項關於美國放棄奄美大島群島的權利以便日本恢復對這些島嶼的統治權的聲明。杜勒斯並於同日下午七時十五分在美國大使館向新聞界發表同一聲明。杜氏聲明如下:
  「我很高興能在東京作下述的宣佈。關於這一宣佈,我代表美國剛把這事傳達給吉田首相。美國政府切望在它和日本政府完成必要手續後,盡促放棄和約第三條所規定其對旅館奄美大島群島的權利,俾便日本恢復對該島嶼的統治權。關於對日和約第三條中所包括的其他島嶼,則以值此遠東國際局勢緊張之際,美國需保持現程度所執行的控制和權力,因而美國纔可能更有效地實行美日安全條約之下它所負的責任,而有助於維持這個地區內的和平和安寧。同時,美國將作更大的努力以改進這些島嶼上居民的福利。預期中的奄美大島群島和日本的復合,是把它的居民從新併入他們的祖國,這就是美國政府欣然樂意的一種原因。」(中央社東京八日專電)
  按奄美大島群島正係琉球群島的一部分,包括奄美大島(即大島),加計呂麻島(又稱受島)、請島(亦稱烏奇奴島)、與路島(亦稱由路島)、須子茂離島、喜界島(又名奇鬼島)、德三島(又名度姑島)、沖永良部島(亦稱伊闌埠)、與論島(又名由論島)等島嶼。現在美國宣佈俟與日本完成必要手續後儘促放棄金山和約第三條所規定其對奄美大島群島的權利,俾便日本恢復對該島嶼的統治權,實為日本再據琉球的開端。金山和約第三條規定琉球交聯合國託管由美國統治,而不歸還我中華民國,已屬不當,美國怎能更擅行宣佈讓琉球的一部分再度被日本佔據呢?整個琉球是中國未收復的領土,琉胞的祖國正係我中華民國,杜勒斯的聲明妄稱琉胞的祖國是日本,未免張冠李戴,把琉胞的祖宗都弄錯了。而且金山和約第三條業已規定日本承認放棄琉球,金山和約是包括美日兩國在內的許多國家共同簽訂的,美國怎能隨便把琉球的一部分送給日本?日本也不應隨便接受呀!
  解決琉球問題最適當的辦法莫過於讓琉球歸還中華民國,那正是琉胞所渴望的。琉球歸還中華民國,對美國在琉球保留軍事基地也並無妨礙。杜勒斯在東京發表前述聲明後,即於次日飛返美國。同月十日杜勒斯又在丹佛對記者們說:「我們曾與吉田首相、岡崎外相有過很滿意的會談,我們建議將奄美群島的民政歸還日本,此一群島一直由美國在沖繩的軍事當局所管制,美國仍將繼續保有島上的無線電及空襲警報設備,但這些設備主要將由日本民政當局予以保護。」(中央社丹佛十日合眾電)琉球歸還中華民國,美國在琉球軍事基地及一切設備,中華民國何嘗不能予以保護?何必讓日本再據琉球,徒違反琉胞的願望?現美國雖僅宣佈讓日本重據琉球的一部分——奄美大島群島,但已犯了極大的錯誤了。我們希望美國能深刻認識琉球與其祖國中華民國的密切悠久關係,毅然玉成琉球的歸還中華民國,杜勒斯已發表的聲明,又有甚麼不能收回呢?
  我們更望日本當局澄清再據琉球的迷夢。民國四十一年上半年中日雙方在台北談判和約時,日方人員曾表示日本參加簽訂之金山和約第三條既已規定日本承認放棄琉球,日本實無權將琉球歸還中國,所以是年四月二十八日在台北簽訂的中日和約及附件中壓根兒沒有提到琉球。但日本向美國要求再據琉球則甚為積極,在金山和約簽訂之前即已有此要求,在金山和約簽訂之後,更是一直沒有間斷,終於由前舉杜勒斯之聲明而達成其一部分的目的。日本各黨派自極右至極左無一不主張「收回」琉球,就中左翼社會黨主張最力,這正是與蘇俄遙相呼應,蘇俄便是主張日本重據琉球的。其實如果冷靜地想一下,日本重佔琉球,祇是有害無利。吉田茂的自由黨政府應放棄其本黨重佔琉球的主張,並說服改進黨及鳩山自由黨而擺脫兩個社會黨的挾持,切不要趁就蘇俄的心願!
  杜勒斯於八月十日在丹佛又說,他對於奄美島一個人數眾多的代表團在東京機場向他送行的情形有很深的印象。這個「代表團」,是在日政府利誘威迫之下雜湊攏來的,祇被人利用,哪裏能代表琉胞的意見!說不定這些人裏面還有道地的日本人在中間冒牌活動,杜勒斯不明真相,自然要被騙了。真正能代表琉胞意見的還是在台灣、琉球一帶活動的琉球革命同志會,琉球革命同志會在會長蔡璋先生領導之下,從事琉球歸還祖國(中華民國)運動多年,努力奮鬥下去,將來一定可以達到目的。蔡先生出身名門世家(琉球蔡氏為三十六姓中很顯著的一姓,三十六姓都是明代初年由福建遷到琉球的。)所著琉球亡國史譚(正中書局出版)及蔡璋言論摘輯第一、二輯(非賣品)均甚有見地。史譚前已購讀,言論摘輯近承惠贈,始得及見。(其中一部分已於雜誌中寓目)言論摘輯第一輯中「琉球舜天王為日人血胤說正謬」一文最值得注意。蔡文謂,琉球王國始祖舜天王係日本源為朝與琉球大里按司的女兒結婚生下的兒子的傳說,乃日本第一次侵琉(明神宗萬曆三十七年,一六零九)以後,由琉奸向象賢於清初偽造出來的。向象賢編篡所謂「中山世鑑」,偽造出日人源為朝乃舜天王之父親的謬說,實際源為朝並沒有到過琉球。清康熙五十八年(一七一九)冊封琉球使臣徐葆光於琉球得見「中山世鑑」,驚為秘寶,盲目抄襲,多採用於所著中山傳信錄中。以後有關琉球各書,又輾轉 抄襲徐書,沿其訛誤,真是可歎得很。這還不與日人所傳元太祖成吉思汗就是源為朝的姪兒源義經的謬說一樣可笑嗎?琉奸向象賢謂他人父,實極可恨。蔡璋先生力闢謬說,其功可以不朽了。
  琉胞之不願對日本屈服,數百年來即如是。明神宗萬曆三十七年(一六零九)日本第一次侵犯琉球時,琉球志士曾在明南京國子監讀書時任琉球王國要職的鄭迵,便因反抗日軍(那時侵犯琉球不是日本的薩摩蕃)被處下油鍋的慘刑而死。清光緒五年(一八七九)琉球國王尚泰被日軍擄往東京,琉球王國滅亡。次年(一八八零)尚泰原派至北京求救的使臣之隨員林世功,始則絕食上書,終則自刎殉國,與鄭迵真可後先輝映。林世功是清代琉球王國派到北京入國子監讀書的最末一批學生之一,學成回琉球後,曾任王世子講官。他在國子監讀書時做的詩,曾刻成一冊,前面有孫話讓的父親孫衣言做的序,筆者曾見過。林世功的絕命詩有云:「古來忠孝幾人全,憂國思家已五年,一死猶期存社稷,高堂專賴弟兄賢。」(見蔡璋琉球亡史譚)他已死了七十幾年,琉球的重歸祖國還未實現,地下恐難瞑目。還有日本於光緒五年侵佔琉球後,琉球志士犧牲流血的真不在少數,如宮古島平良西里發生的南名小事件,在南名小海濱被斬首的志士,死事最為壯烈。在南名小海濱被斬首的志心臨刑高喊道:
  「我的頭無論你們怎樣斬,也決不會落在你們的面前,你們且看清了琉球人的血魂!」(琉球亡國史譚)
  宮古島向祖國中華請求援救的血書至今還在琉球博物館中保存著呢。
  琉球既絕不願對日本屈服,讓日本再據琉球,那怕是極小的一部分也是極大的錯誤,何況奄美大島群島中的奄美大島為琉球第二大島,實際已把精華去掉一半呢?我自由中國朝野對於杜勒斯八月八日在東京之錯誤聲明實不應忽視,理宜加以糾正。於此我們不勝惋惜外交負責人員之漫不經心。外交部美洲司答琉球革命同志會函曾說:「日政府經常接獲日本人民之諘願書件,請求交涉收回琉球群島,但日本政府從未就此項要求與美方舉行正式談判。」這是事實嗎?該函又說「查本部對日本在琉球之活動向予密切之注意。」真的「密切」「注意」了麼?(美洲司函據琉球革命同志會代電轉引)
  不過「亡羊補牢,猶未為晚。」我外交主管人員要趕快針對杜勒斯的錯誤聲明嚴正表示我中華民國的立場,並積極向美國交涉撤回杜勒斯已發表的聲明,力促琉球歸還祖國中華的實現,並正告日本放棄再據琉球的幻想,即美國私送日本的琉球之一部分(奄美大島群島)亦不要接受。金山和約第三條雖規定將琉球交聯合國託管由美國統治(事實上琉球祇是在具有盟軍立場的美軍佔領狀態之下,尚未實行託管),但中華民國並未參加簽訂金山和約,理宜不受拘束。雖說四十一年四月二十八日在台北簽訂的中日和約大體是以金山和約為藍本的,但關於琉球之歸還我國,即在中日和約中我方亦不受任何拘束,中日和約中雖無琉球歸還中華民國之規定,但亦無琉球不歸還中華民國之規定,既未承認琉球交付託管,亦未承認琉球仍為日本所佔據,我政府是儘有向美日兩國積極交涉之餘地的。筆者關於琉球問題已發表有關中日和約及專論琉球諸文中陳述所見已多,茲於日本再據琉球業由杜勒斯之聲明為開端,故不敢緘默,更草此文,以促國人注意。


原载1953年在台北出版的《新中国评论》第五卷第三期。

posted on Wednesday, June 29, 2005 7:15 AM #时评杂议 #关注台湾
Comments
  • # re: 陶元珍:琉球再被日據的開端和我政府應有之努力
    島民
    Posted @ 7/27/2008 5:47 AM
    狗吠
Title  
Name  
Url
Comments   
Protected by Clearscreen.SharpHIPEnter the code you s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