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水沏茶

吴戈

My Links

Blog Stats

存档

日记 分类

Friday, January 20, 2006 #

棕熊爪下逃生记

昨天和一朋友吃饭,提及他在温哥华的朋友老Z,我说我也认识,还一起从棕熊爪下渡过一次鬼门关.
那次出去准备打黑熊和MOOSE,早上天刚蒙蒙亮,我和老Z就一起开车上山转,翻过一个山口,老Z突然叫:棕熊!只见前面300米处,有一可比小轿车大小的黑家伙,我马上一脚,踩住油门.一种莫名的恐惧随着黑影的晃动袭来.因为他的枪是308,我的是300,谁都不是对付棕熊的枪.
老Z再仔细看,哦,是黑熊,我们俩一下兴奋起来,找的就是你.马上下车,瞄准.可是那家伙晃来晃去,虽然没发现我们,好象知道有枪瞄准它一样.
几秒钟,就钻进林子,消失了.
熊跑了,只能叹息.老Z和我隔一施工用的平板工程车处小解.突然,那黑家伙从他背后林子里钻出来,离我们就50米,老Z正低头专心自己的事情,丝毫没察觉.我用枪瞄准这黑家伙,已经锁定,准备开枪.
这时我感到,老Z在我前面,我从瞄准镜里是看不到他,万一他要走到我枪口,不就麻烦了,便说了句:老Z,别动,我要开枪.黑家伙听到人声,便一下钻进林子,再也不出来.
我一直觉得这黑家伙和我以前看到的黑熊不一样,特别是背上鼓起的包,还有长长的勃子,超大的体型,便查查资料,原来是黑色棕熊.
可怕,想起来后勃子凉凉的,如果我开枪,瞄的是心脏,我的枪肯定打不死它,它一定和我们拼命,这么短的距离,我们上车来不急,老Z还根本没有准备.如果这黑色棕熊,不是在有人施工地方常出入,见人见惯了,它一见我们,便会马上发起攻击,我们将是没有任何准备情况下,以为它是黑熊而面对,生存的概率多大,就可想而知.


posted @ 11:59 PM | Feedback (2)

Thursday, January 19, 2006 #

民族主义,民族情结,种族主义的思考

前段施老板旗帜鲜明的题目『民族主义,害族主义》,虽然内容水少,但题目还是令人冷静思考。
民族主义,民族情结,种族主义这些概念性的东西没分清前,我们奢谈这个主义,那个思想,就是稀里糊涂。别人怎么想,我不敢说,但是自己觉得一头雾水。
每个人生活生长的环境,决定其认识和喜好。对自己民族,文化,环境的偏爱,便是民族情结。当他离开原有的生活环境时,离开熟悉的人群,这种对原有环境,文化,人群的喜好,依恋是与生俱来的,这便是一种对自己原有民族和文化的偏爱,就表现得更为突出。
但是还有一少部分人,将民族的利益,看得高于自己个人的利益,凡事出发点,都以民族的得失为中心,这些我们可以说是一个民族中的中坚分子,说得好是民族的优秀儿女,说得不好是民族狂热分子。其中部分人物又是政治人物时,他就会将其对民族的喜好,运作到其政治思想中去,并把民族的利益,看得高于一切,这便形成了民族主义。
民族主义可以对一个民族,一个地区,甚至整个世界产生重大影响。这种影响是正反二面都有。或者说从不同角度看,有的是正面,有的是反面。例如成吉思汗的蒙古王国,是在他为民族生存,发展的目的下形成并壮大。对当时的蒙古民族来说,成吉思汗的民族主义,凝聚了斡南河二岸的蒙古人,使分散的蒙古部落团结起来,走上征服世界的道路,对蒙古人是有利的。但是对中原其他民族,对中亚,对欧洲的大部分地区,就是一场灾难。民族主义的双刃剑作用,我在前面驳施老板的论点时候,已经作过较详细的阐述,这里不再多言。
由上面二个概念可以得知,民族情结,是几乎每个人都有,只有少数人,个别的政治人物,才谈得上民族主义。当然,民族主义是可以利用民族情结。如果我们任何人一谈到民族的事情,就被说成民族主义,那就过了。虽然民族主义也含有褒义的成分。
种族主义,是强大的,强势的民族,靠自己的有利条件,地位,对弱小的民族的欺凌和剥夺。是遭人唾弃的。当一个民族强大到足够时候,其民族主义中消极的成分,才会发展成种族主义。
那么中华民族今天作为世界主要民族之一,还远远没有达到强势的实力。作为个体,往往是受人欺凌的对象,总的说来,这时候的民族情结和民族主义还远远够不上种族主义。看看美国多次辱华事件,原因是啥?中华民族没人敢吭声,所以别人才敢一次又一次地辱华。这种情况下,中华民族作为个体,是弱者,如我在驳施老板的文中所说,只有弱者,才会考虑团结自己的同类,来对付别人的欺凌。这点施老板的狮子和群居动物理论也正好说明这点。
由次可见,中华民族不是民族性太强,是太弱,是需要团结起来保护自己利益的时代。远远够不上种族主义的时代。特别是自己的原住国政权,不能,或者不愿保护本民族海外的利益时,民族情结和民族主义就更显得重要。
由此,对加国政治,谁对华人好,保护华人利益,咱就支持谁。
肤浅的小豆腐块,不同意见,欢迎抨击。

posted @ 3:06 AM | Feedback (0)

HIKING的朋友们,请注意区分黑熊和棕熊

黑熊和棕熊的攻击性是完全不一样的,棕熊多主动进攻进入其领地的动物,包括人,而且速度极快,很少有人能在其掌下逃生。黑熊虽有进攻人的时候,但是不多,其速度和攻击能力,没法和棕熊相比。
是不是棕熊都是棕色?不是,棕熊有从黑色到棕色的所有过渡,也就是说有黑色的棕熊。本人曾有在野外遇见过黑色棕熊的经历,还一直把它当黑熊,大约有一千多磅,事后想起,危险之极。
棕熊有三个特征:脖子长;身子的比例也较长;脖子有隆起的包,且这段毛发发亮。
如果在HIKING中遇见体积较大的熊,先区分是哪种,如是棕熊,必须十二分小心,大的棕熊不会爬树,小棕熊会,所以爬树是一种很好的方法,但是速度必须很快。好在大温地区基本没有此物,如果在BC北部或者阿尔伯塔,野外必须注意。
此物和美洲豹是北美最具杀伤力的野兽。后者温哥华岛上有,但是多袭击单个动物和人,且从背后袭击。

posted @ 3:05 AM | Feedback (0)

今日谁举打狗棒----也看李大师的大陆行

李大师,不是指李洪志先生,而是李熬.这是大陆官方报道给的封号.
看看李大师的历史,楼下讲他怎么欺骗霸占别人财产,我就不想再说.他的一身,是骂人的一身.开始骂老蒋,后来骂民进党,再到今天专骂阿扁.自许天生一幅傲骨,实则见人就咬的疯狗.
中国历史上,这种疯狗不少.因为牙齿锋利,咬人还蛮厉害.这种人对中国社会起到啥作用?可以说没有.只在破坏,从破坏中得到自己的社会地位,从破坏中捞取个人利益和政治资本.并不是真正有政治见地,能提出一套主张,或者真正对当政者起到监督作用,只是为咬而咬.实际和逢中必反者没二样.
中国今天,思想上破坏的东西已经太多太多,需要的是建设,不是破坏.李大师自许还对胡适崇拜,自许为民主斗士.看看北大为他专门举办胡老先生的原稿展,本来就是一场文化专制.北大有权利把胡老先生的文稿封存几十年吗?没有这个权利,胡适是中国人的,不是北大的,为啥这些文稿不能公开,如果涉及国家机密,封存可以,如果是为扼杀胡的思想,那我觉得没必要,只是为显示,我北大拥有的财产,不会和尔等小民分享.这本就是文化上的专制.李大师今天也分享下专制的人血馒头.
李大师骂阿扁,作为奖励,给他这么高规格的大陆行,也算是给疯够一块骨头,但是如果阿扁倒台,狗不能看门,又不能咬坏人,还是旺旺叫,可能就要吃狗肉了.谁举棒子打狗,谁当厨师操刀?为中国文化做一盘香喷喷的红闷狗肉?

posted @ 3:02 AM | Feedback (0)

李敖的马脚

前几天给猪哥们说,写点评论李敖在北大演讲的东东,现在坐在广州机场侯机,正准备去猪哥的老窝,也就说几句.
李在毒害文人.他自许自由斗士,实则满脑子瓜分专制的残汤剩水.上来别的不讲,先贬低别人,来抬高自己.这是文人做法?还是政客?而且贬的人,社会影响力和社会地位,远不是他这小丑能比,为啥?抬高自己.说小马哥怎么样,至少别人每年敢在特殊日子,写一篇特殊文章.贬完别人,再谈待遇,和谁比?和当官的比.别人当官的是政治需要,是为一个国家,或者一个政党的面子,李大师算个啥?只能是从小靠骂人为生的文人混混.如果中国文人,一小部分象李这么学习,不是去骂街,就是去添屁股.哪里谈得上自由?此风不可提倡啊.
李的大陆行,本来对他来讲,是骂大陆对头有功,来领奖赏.最主要是骂水扁,水扁该不该骂?该!但是最后水扁失败,决不是输在李大师一张嘴上.就象狗去咬坏人,咬了,奖励个肉包子,这再正常不过.根本说不上啥文化之旅.对大陆来讲,也是二面作用,一是对台湾的促统派显示,任何人,只要是坚持统一的,都能分享中国崛起的胜利,另一方面,可以粉饰太平,以示自己开明政治.这就是大陆行的目的和意义.
至于说李敢说吗?我说他还是不敢,他想说而没说的东西,很多大陆的学者都已经说了,只是他能去北大骗骗孩子们.但是还缩手缩脚的.为啥?他自己已经说了,他的老板是姓刘,那刘的老板是姓啥?有了这点,他再蹦只能是个棋子.
他谈到胡适,可是不敢把真正的胡适还给北大的娃娃们.胡的主张是啥?是在当时情况下,中国应该有一场文化革命,文化革命除了新文字外,最主要是人性的解放.人性的自由,和对人的尊重.并不是引用几句胡的话,就是宣传胡的文化思想.现在回头看中国走过的路,每一重大缺陷,无不是和胡思想相背的结果.五四的意义,是对封建文化的革命,是一场对人权尊重的革命,不幸的是,中国的历史,被北大另一帮教授改变成一场政治运动,中国至今还缺这一课.如果能重新评价胡适,可能中国现在文化思想历史都要重写.
李敢谈北洋军阀,算是说了点人话.北洋军阀本来就是正规的留学生回国,而国民党,就象现在的留学垃圾,当然不能比,一个主张循序渐进地走入民主社会,一个主张激进地进入虚无缥缈的宪政.其他人,就不用再说.对北洋军阀的评价,在大陆历史界早就有很多看法,至少现在很多人敢公开宣传北洋三杰.至于北洋的东西,可以另立题目再谈.
老猪,可以说,李大师的大陆行,只是一场秀.一场恶心的秀,还冠以文化之旅而已.

posted @ 3:01 AM | Feedback (0)

巴黎针对华人骚乱,我说不出啥

前天是俄国针对华人烧杀,和我温哥华华人没关系,我啥都不说。
昨天是西班牙烧华人鞋厂,和我加国华人没关系,我还是不想说。
今天是巴黎骚乱,和我海外华人没关系,更远离温哥华,我一样不想说啥。
因为我们是海外华人的精英,着些人被烧抢,太远离我了。
直到有一天。。。。
我才会拿起枪,但是是孤立无援,在茫茫黑夜中,我的枪声是否太微薄,太小声。。。

posted @ 2:59 AM | Feedback (0)

今天的科学大会想到的

今天北京开科学大会,主张创新自己的科学产业.
我又看到楼下那篇<日本和中国急>的文章.
这二件事情,都设及知识创新的问题,让我想起前段时间经历的一段事情.
一个朋友,很爱国,在美国取得很好的研究业绩,<科学>杂志上发表过多篇论文.手上拿着一个对显示产业有革命性的技术,准备回国找合作.
找到有实力的公司,但是大都是靠投机起家,对做产业不感兴趣,谢绝.
找官方人士,面上都很热情,但是设及实际的,都是空.
找国内同行业的大型厂家,他们都宁可慢慢来,等国际先进产业形成,再去学.
最后没办法,日本的日立追着他,准备和日立合作.
这点对他是很痛苦的,记得曾经有过美国公司,当年待遇很高挖他,后来就是因为其老板是日本,就谢绝.但是最后为自己的研究成果能够实现价值,只能和日本合作.
中国学术界,产业界,国家的政策怎么样能真正形成鼓励科学创新的机制,比开几次空洞的大会来得实际得多.

posted @ 2:57 AM | Feedback (0)

大选为啥不投保守党?

自由党可恶吗?贪污,虚伪...是够令人讨厌的.保守党的价值观,伦理道德,我是比较赞同.但是为啥不投保守党,而选择自由党?
个人喜好是兴趣,如果是评明星,可以从喜好出发,投保守党.但是政治投票是选择谁来代表自己的利益.就象董事会选总经理,要能干,有才能,能为老板挣钱.而自由党正好的这个角色,虽然这个总经理有偷窃行为.
如果选择保守党,加国经济将更加依附美国.成为美国永远的附属.政治上将被绑上布什的战车,成为老美的马前卒.进一步放弃宽容,多元文化的国策,这些并不符合加国人的利益.
如果保守党的朋友听了不舒服,那就道句对不起.但是这是真实想法.
加上不喜欢保守党党魁哈勃这个反华的家伙和保守党反华政策,就更坚定了自己的选择.

posted @ 2:55 AM | Feedback (0)

公平下的谎言----读郎咸平先生清华演讲稿有感

首先谢谢那位兄弟,把郎教授的讲演稿转贴出来.
郎教授对国内各民营企业的抨击,主张搞国进民退的思想,在他的演讲中能充分体现.看来是能坚持自己主张的学者,这点还是令人敬佩的.
他的经济学主张,其基础在于呼吁主张公平.这点从文字上无论在西方还是在现在中国政坛上都是很合时令的名词.
但是怎么样是公平,他不敢深究.他只是先命题自己是从公平出发,提出自己的经济学主张.就象马克思,从追求人人平等,提出自己的学说.这样让自己的理论,开始就建立在空洞的沙子之上.
郎教授讲,小平"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是和西方某个经济学家理论不谋而合,是要建立在不损害别人利益的基础上,自己富裕.这点简直是可笑.
小平提出那套理论时候,是中国改革之初,之所以改革,就是因为存在不公平,干不干活大家收入一样,这种公平的表面,是以不公平作为基础.劳动的人,收入和不劳动的一样多,那就是不劳动者,无偿占有劳动者的利益.小平的改革,正是要该变这一现象.
劳动者劳动后,获得更多利益,怎么会不影响其他人的利益?不影响郎先生认为的不公平?原来劳动者创造价值后,是和大家平分,现在他自己得到他所创造的价值,就不再给不劳动者平分的机会,能不影响不劳动者的利益?不影响郎教授认为的公平?
郎教授把小平改革的初宗,认同西方理想主义者,是对小平改革思想的强奸.小平的思路是啥?"摸着石头过河""不管黑猫白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一切从实际出发,不怕动社会各种利益关系固有的东西,才进行了改革.
郎教授不仅自认为是继承了小平的思想,还认为是马克思主义的传人.认为马克思主义的经济学就是解决不公平.就是剩余价值说,是解决公平分配的理论.
这种学说成立与否,经济学界,政治学界早有评论,我不再赘言.就是老马学说成立,也不是解决一个公平的问题.如果是公平的问题,没个人的体力,智力,和自身拥有的社会条件不一样,对社会创造的财富不一样,那么分配财富的该不一样才是公平.从这个意义上理解,郎教授不仅仅强奸了小平的理论,也阉割了马克思的思想.
为啥作为一个经济学家要这么做?是政治的需要.中国发展中,还是有部分人希望回到以前的模式,有部分以前利益或者者,现在又不再拥有利益者,希望有新的理论出来.这种理论表面上要不同于过去的保守理论,要用新的瓶子,来装旧的药.这就是郎教授理论的市场需求.

posted @ 2:54 AM | Feedback (13)

Wednesday, August 31, 2005 #

屁股决定脑袋

前段时间,和几位民主战士们争论,受益非前,主要分歧在,中国是先发展,还是彻底实现民主化。
我说过我是个民族主义者,主张中国要先发展,中华民族先强大,再才谈得上人权,民主。
民主战士们认为,中国应该先实现民主,中国才能健康发展,才能融入世界民主潮流。
今天我想说,屁股决定脑袋。就是说,每个人自己的位置,决定自己的价值取向。每个人的利益,决定他说啥话。
我们的政治精英们,看到世界的民主潮流,势不可阻挡,是全人类进步的主旋律。中国应该也走在这个行列中,即使失去发展的机会。这个想法是不错。但是,这只能代表他们自己的利益,和我一样,不可能代表中国人民的利益。
很多持有这种观点的人,已经离开中国,其生活来源,求生环境,已经不在是中国。也就是说,中国发展,对他们直接利益没有任何好处,中国崩溃,对他们利益也没有任何损害,他们才可以奢谈民主,人权。
如果中国真象他们所言,为民主,自由而付出崩溃的代价,对中国的普通百姓来讲,生活都没有着落,何来民主?何来人权?
人权最基本的是啥?生存。为生存而工作,学习,消费,这些基本东西,构成其主要内容。中国如果能发展,就能为普通百姓创造很多工作机会,就能满足最基本的生活。如果我们连这最基本的都放弃,再去追求在这之上的一些东西,不是得到芝麻。丢了西瓜?
如果真是为中国大众利益出发,中国的发展要放在首位,这是作为中国人利益的所在,是用中国人的立场,来思考问题。如果其思考问题的立场,已经脱离这点,那就是用花花绿绿的旗帜,去欺骗自己和民众。
我没有那么高的认识水平,会去站在全人类的高度来看这问题,当然,布什也没有这水平。如果他有,为啥还限制中国纺织品进口?美国的纺织业不是其主要行业,中国给他廉价商品,对美国消费者,有百利而无一害。他限制,也就是剥夺中国很多民工的工作机会和生存权利,对刚刚在温饱线上的民工,无异夺去口中食。他不是宣言要给中国人民人权奋斗支持吗?他就是剥夺中国民众生存权的最大操刀手,生存权剥夺了,工作权剥夺了,何来人权?这样想想,就足见其虚伪性。连布老先生都这么虚伪,居然还有人能站在全人类的利益立场,来蒙华人,来遏制中国发展。这种人不是中毒,就是败类。
可能有人又会骂我是为共产党,中国政府当说客。我还是一个观点,热爱自己的国家和民族,并不代表热爱任何政府和政党。起码一点,比如中国司法腐败的黑暗,你们大多是看到文章介绍,我是亲身体会。再看看领事馆的官僚作风,我比你们更痛恨。还好,我只认识他们是政府的代表,不是民族和国家的代表。我也希望,中国能够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司法公正。。。但是,在些比起民众的生活权,还是在次要的位置。
也不是想说,中国民主是不好。民主是很好,但是民主,人权要符合实际,如果一时与国家,民族崛起相冲突,必须把民族利益放在第一位。
所处位置,决定其利益和价值取向,也就是,他坐在哪个地方,决定他怎么想,就是屁股决定脑袋。

posted @ 12:00 PM | Feedback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