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懷疑的貓

single is simple

My Links

日记 分类

存档

Blog Stats

他山之玉

岁无常

早晨半梦半醒间,似乎听见窗外有小孩子们跑来跑去踢球的声音,厨房还有流水声,似乎是爸爸在洗从早市买来的新鲜水果。我翻了个身,心里迷迷糊糊地盘算着刚才梦里老师出的那个题目下周测验究竟会不会真的考。

这个平常周末的早晨十分安心,仿佛一睁眼,就能看到窗外那一方透心蓝的天空和棉纺一般的云丝。我动了动,习惯性地转身去搂床头的毛茸熊,却扑了个空。这才清醒过来,这里是香港,而不是我以为的什么地方。而我,到今日已经离开家整三年,早也不是那个周末赖床到中午,起床就知道问今天吃什么,除了应付考试什么都不用管的学生妹了。

失神片刻,不禁在心里计算了一下,果然——到月底,就三年了。

距离二十二岁的最后一天,我独自一个人拖着行李来到香港,已经三年。之所以是那一天,其实完全取决于航空公司对机票的安排,但对于我来说,那个日子却更像一种强烈的宿命,标志着生命中的某一种永诀和断裂,以及另一个开始和重生。

二十三岁的第一天,也是我第一个没有人陪伴的生日,我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城大宿舍醒来,看着窗外青树葱茏的山景,仿若梦中。

如今回忆起来,我想,时间怎么样爬过我的皮肤,只有我自己最清楚吧。

当你在一个城市里有了回忆的时候,你就会爱上这个城市。

也许这就是我至今恋香港,不肯去上海的原因吧。

遗憾的是,虽然我在长春也还有些记忆,而且长春也算待我不薄,但我就是没法爱上那个城市。。。。。而对于哈尔滨,则是我即使回得去那个城市,也再回不去我爱的那个地方,所以也就只能放在心里,不能相半终老了。

人与城市之间缘分,有时候还真有意思,跟人一样。

 

 

posted on Friday, July 31, 2009 2:05 PM

Feedback

No comments posted yet.
Title  
Name  
Url
Comments   
Protected by Clearscreen.SharpHIPEnter the code you s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