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UBAKI

by徐大小姐

My Links

日记 分类

存档

Blog Stats

friends

有趣的

Friday, July 3, 2009 #

广岛

2009年7月3日   曇り

  从广岛回来,就正式进入了梅雨季。几日连续不停地下着雨,海边风大,刚下过一场不一会地面就干了。可是没干多久,又劈哩哗啦下一场。就这么没日没夜地下,怄得屋子一股难闻的味道,昏昏沉沉。真是庆幸决定及时,去广岛那天真是天公作美。

        早上6点半,从学校出发。9点到达广岛。这个城市总是作为中转站,来来去去,对它的车站倒是了如指掌了,就是没有仔细端详过。但是每次路过,都会感觉很喜欢。树特别地多,也许是因为经历核爆的关系吧。广岛是有历史的,但它的历史却无法说是荣耀,在日本的历史上有特别的位置,但却是不喜欢不容易被人提起的。上课的时候,老师说过原爆的受害者是很受冷遇,原因不大清楚。最近又知道,日本的在华战争孤儿返日后,言语不通,也是遭受冷遇,生活艰难。日本人的价值观里总是有些我觉得无法理解的地方。总感觉有种特别的势利和凉薄。广岛,所以总觉得这个地方就是默默地在过自己的日子,有种精神的孤立。大概这也是我喜欢它的地方。

        下了巴士,立即搭上电车,直奔宫岛。宫岛是严岛的异名。位于广岛湾,面积30平方公里,日本三景之一。有著名的严岛神社,神社中最著名的是大鸟居。山上有巨大的佛院大圣院。虽然已经列入世界遗产目录,但这里的票价让我感到不可思议,进入神社后,就没有任何收费了,成人仅300日元,人民币20元左右,对日本来讲大概就相当于三块钱吧。起码从这里就可以知道纳税人的钱都花到哪去了。可见日本人是特别珍惜世界遗产这种荣誉的,尽量降低门槛让更多人能看到。想想我国,申遗什么的就是大概就是冲着抬高门票向财政要钱去的,动辄几百元,哪是给平民看的。在神社背后上山的路上,有许多的住家,一直生活在这里的人并没有因为这里成了了不得的景点而被迫迁出,像过去的几百年一样,受着神社的庇佑。这种平易安静的住家氛围其实反而让来人更能感受到这些摆着的文化其实自古就是和人们的生活是息息相关的,不是高高在上的。

上电车,出发!

著名的大鸟居。那天太阳近中午才出来,有点阴。鸟居还在水中,每天这里都会标出满潮和退潮的时间,待到退潮,鸟居会完全露出水面,人们可以走到它下面去。

当日,正好一对新人在此举行婚礼。这是在为新人做的表演。能在这举行一场婚礼,大概非富即贵了。

山腰的大圣院的经堂。日本的寺院很安静,没有缭绕的香火,像祈福这种功能,更多是神社在充当。

幸运地是正好听了一场经。山腰清风徐徐,鼓声和钟声交错,在空气中撞击氤氲,内心反而安静下来。这是广岛一日中最舒服的时光。

稚儿观音。仔细瞧的话,这些可爱的小和尚躲藏在寺院的任何一个角落,不下40个,我发现的第一个是在卫生间门口。他们神态各异,有孩童的天真,也有佛家的安然。

宫岛上到处都有游荡着的小鹿,不要让它发现你手里有东西,它会很执着地跟着你。

中午太阳大了,下山去搭电车返回室内,校服女生我觉得算是日本一景。

电车里闭目养神的男人。

下车的地方就是位于市中心的原爆遗址,和平公园。无话可说。

和平公园旁就是购物街。饰品点,帮朋友带个小礼物。

返程了。

posted @ 7:13 PM | Feedback (1)

Saturday, June 27, 2009 #

走火入魔

2009年6月26日 晴れ

       小杜这个驻街道办事处的青少年指导员,竟然被派去开道带警察工商去砸发廊,扫黄。街道还请了四个街边的民工伯伯去当砸手。我骂他是“帮凶”。不过他心肠不错的,不让他们砸贵东西。这世道,专捏软柿子,欺负女人!据说,砸手30元一小时。

      一早起床,看到MJ死了,赶快打开电视,CNN已经报得铺天盖地。震惊,虽然不是歌迷,但是这个从小听到大的名字从此消失了,突然觉得“时代”这个词有点重量感。想起中学时几根校草在校艺术节上模仿他跳舞的事情。

       今天汇报读书心得。李老师说,你走火入魔了。意思是我读得太过了,想得太叉了,偏了十万八千里。呜呜,难怪我数学不好。看来是得改改了。

        明日去广岛。

posted @ 1:10 AM | Feedback (2)

Wednesday, June 24, 2009 #

夏至了

2009年6月24日  晴れ

      开窗的时候,不小心放进一只虫子,然后就在台灯下绕来绕去。越来越像夏日的夜晚了。

      妈妈受她同学的刺激,开始抓紧时间摸索电脑。水平一下从斗地主有了飞跃,开始和我传相片,传文件,然后高兴于自己又新学会一样东西。对于没人在旁指导,只能靠她同学和我在这边遥控来讲,不错了。 今天,她兴致勃勃地传了自己写的一篇游记,讲前段时间和几个好友去长寿乡小住的生活。她还告诫我不要笑,可我从第一句就开始笑。她写得好认真啊,就像写作文一样。不过多少年没写过东西的人来说,她写得不错了,逻辑清晰,很有条理,可以看出我妈果然像她自己说的那样,还是很聪明的。我一边称赞她,一边鼓励她多写,然后她一下子起来写回忆录的念头。我可爱的妈妈,野心好大。妈妈也是经常一个人生活的,但她说她还蛮喜欢的,觉得很充实,每天和好友去公园,散步,拍照,现在再加上写作文,不亦乐乎。希望爸爸也能这样,好好生活。

      今天收到一个19岁的澳大利亚小朋友寄的卡片,上面是我喜欢的小火车站,安静地伏在海边。欧,终于不是花了。上回收卡片的时候,正好碰上周浩同学。他兴致勃勃地一定要加入行列,于是下午的时候叫上我下山去找卡片去了。路上看到另两位同学抱着相机去找风景了。

      太阳好大。可是每个人都在为着让生活更有趣而忙碌着。夏天就应该是兴致勃勃的季节,是乐观主义膨胀的季节,乘着夏天,勇往直前。

posted @ 1:48 AM | Feedback (0)

Monday, June 22, 2009 #

飞快

2009年6月22日 嵐

  中午收到邮件,知道我的第三张卡片已经顺利抵达俄罗斯。在大雨瓢泼的傍晚,收到了我的第三张卡片,来自荷兰。

  一张很大很大的卡,红色的信封,欢跃得就像是圣诞节。卡片上是一片美丽的郁金香田。写信的人是一位25岁的年轻妈妈,她告诉我她住在荷兰一个只有350人的小村庄,她和她的丈夫以及一座花园住在一起,有两个小男孩,一个2岁,一个6个月。卡片寄出的那一天温度是17度。欧,这引起了我全部的对家庭生活的美好向往。于是,在这狂暴的天气里,有了温馨而愉快的心情。

  昨天收到了我的第二张卡,来自美国的印第安纳。寄信人是个喜欢电脑游戏的中年妇女,帮她家的猫梳毛也是她的爱好之一。那么画面上是印第安纳的野花!难道我成了花卡专业户了?!

同时,呱呱同学的卡片也到了。呱呱同学的卡果然颇有品味,去了法国就是不一样啊。然后落款是那个著名的巴黎左岸。显摆+故作深情,真是呱呱风格。ありがとう。

        惊喜真是密集得很啊。我要是卡片就好了,在这种天气也能跑那么快。一眨眼,千万公里之外了。

posted @ 7:25 PM | Feedback (0)

Sunday, June 21, 2009 #

两首美好的诗

小君的诗。

我要这样

爱人
我要学会过艰苦的生活
我要学会穿男人的衣服
我要变得像你的兄弟
我要和你一起流浪

我要在没人的田野里
披散开柔弱的发辫
插满紫色的小花
让你看
我还爱美
我还是个女人

我要养七八个小孩子
让他们排成一队
让他们真哭、真笑、做真人

很老很老了
我们才在没人知道的地方
找一个安静的小屋子

孩子们都大了
爱干什么就去干吧
种田,做工
流浪也行
打猎也好
我相信他们都是好人

我扶着走不动路的你
你扶着看不清天的我
每天每天走到小房子外
采会一大堆茂盛的草
让我们的小屋充满生命的味儿


日常生活



我坐着
看着尘土的玻璃窗
心境如外面的天空
阴郁
或者晴和

没有第一个愿望
也没有其它的愿望

某个女朋友
她要远嫁
另外一个
我很想念她

就这样
我的表情
一会很满足
一会很空虚
像窗外的天空

posted @ 3:59 PM | Feedback (0)

如诗一般

2009年6月21日 雨

  一直晴好那么多天,昨晚下雨了,清清凉凉,初夏的夜最甜蜜啊。

       看到C老师的签名档,我实在忍不住去搜索了一下。除了共同社,还有美联社的采访,还谈他以前写过的诗,在海外有多么大大影响。真是让我有点大跌眼镜。不久前,LY还跟我提过这回事,我们这两个没文化的笑侃了一回,说他酸得让人受不了。

       C老师的办工桌曾经在我背后一年。我每天都听到他在背后磨咖啡的声音,并有幸经常喝到。每次他发现什么有趣的新闻,都会说“小徐,你来看看……”。偶尔,除了咖啡,他还会带红酒来。并且,还是杀人游戏中最会故弄玄虚的一个。我还知道,他是音响的发烧友,并且是高段,于是经常和些中产阶级女前辈在我背后谈黑胶。后来调离的时候,大家开了一场伟大的小资产阶级先锋送别会。应该说,他是在广州这个跟诗情画意沾不上什么边的城市里活得最讲情调的一个。他还做了一件事,就是冒着大雨跑到我和LY的寒酸的宿舍,兴致勃勃地帮我们煮了一次泡椒鱼头。虽然是带着不是特别恭敬的态度去看C的博客,但是,我这个不懂诗的人也觉得,有些他写得确实很好。

        写诗的人大概有这么几种。一种是既写诗又以同样的态度去生活的人,这样的人很可爱通常也挺悲壮。一种是陶醉于文字的精巧美丽,但生活及其态度其实与诗无关的人,这样的人最爱自诩诗人,却浑身可以闻见势利的味道。大多数呢介于两者之间,通常偏向一方。偏向前一种的,看着可怜。偏向后一种的,看着讨厌。最搞笑的是,真正悲壮的人不觉得自己悲壮,而可怜人总觉得自己很悲壮。以上纯属观察所得。大概,诗人想要找个职业好好谋生的话,传媒这种有点自由度又不介意自恋的圈子最适合他们了。难怪,后来我发现,身边原来诗人多的是。我们和他们之间存在着一些难说清楚的代沟大概这点可见一斑。我和LY只是觉得,这些已经占据社会主流的人跟我们这些小屁孩较个什么心劲呢。后来发现,命运对他们的操纵和摆布更直接更让人哭笑不得,比我们可怜的是,我们输得起放得下,他们不。当诗也成为一种意识形态后,是否就失去了自由的本性。

         不过,从他那里,看到一两首小君的诗,美好到极致啊。

posted @ 3:56 PM | Feedback (0)

Friday, June 19, 2009 #

爽!

2009年6月18日  晴れ

  不时,我会对朝鲜和伊朗满怀敬意。终于又在网上看到了关于中国男足的帖子。话说好多年不看他们比赛了,但是有关他们的帖子一定看,过瘾!全中国最有趣最有智慧最幽默的骂人的话都可以看到,网友实在太有才了,太好笑了。

posted @ 12:20 AM | Feedback (0)

Tuesday, June 16, 2009 #

到了两张了

2009年6月15日  晴れ

  越来越像夏天了。昨天爆晒了一天的草丛,到了晚上发散出浓浓的有阳光味道的草香。今天又是一个晴天,我没忍住,还是穿了短袖,晚上发现,开始起粒子,泛红了,恐怕今年还会犯日晒疹,那太痛苦了,还是老实穿上长袖吧。

        昨天回来后收邮件,三封邮件中只有一封是垃圾,比较满意。好友把他们的蜜月旅行照片寄来了,又养了一回眼。然后,一封通知邮件,寄往瑞典的那张卡片已经到了!那么,这意味着我可以收卡片了!今天又收到一封邮件,寄到芬兰的也到了。那个女孩子是今天要毕业的大学生,正在芬兰的ELLE实习,自由撰稿人。看来她比较善良,还给我回复了几行字,我寄给她的是一张浅草寺的绘图,她告诉我去年她也去了东京,也去了浅草寺,非常喜欢那里的一切,只是日本的天气对于芬兰人来讲实在是太热了。恩,心情很好。

posted @ 12:40 AM | Feedback (0)

Sunday, June 14, 2009 #

来看这海!

2009年6月14日 晴れ

  今天,天公做了一个大美,昨天还一副要哭出来的脸,谁知一早放了一个大晴。今天,到海边养了一回眼和心情。

 

天蓝蓝,海蓝蓝。

海水一直摇晃,我好像有点晕海。

眼睛?这是海葵。用手触一下,它会抓住你的!

让一点也不淑女的脚晒晒太阳。

露个脸!

posted @ 5:44 PM | Feedback (0)

Thursday, June 11, 2009 #

忘掉的和改变的

       谢谢Guagua写了那么长那么感情充溢的blog。我忘掉的东西太多了,忘了有班戒这回事,忘了毕业晚会跟谁一起走了红地毯,(这个幸好另一位当事人就是F同学,意外获知了原来就是和她一起走的,不然这又将是一个悬案),经常搞不清5号楼和东区的房间号,还有很多很多,只要F提起来,我都是茫然。是不是我潜意识里就不重视这段回忆呢。虽然我记得你老说我和你吵架,但是我还是忘了原来这也被你称为“尖锐”。好像还有我们的师兄也这么说过我。这个词是不是太好了点?我一直以为那叫抬杠,也觉得这是自己的缺点,希望自己在别人看来自己是平和的,大方的,宽容的,现在尽管我自己也认为还是不大可能能给别人这种image,但是却真的好像再没人说过我尖锐。是我变了吗?如果你的用词中有一丝褒义的话,是不是该说这是失去呢?无论如何,经你提醒,我会注意保存一点的,好见你的时候用。有时没人可吵,也是有点寂寞。我也还是有记得的东西的,印象犹深的是就是去小学回来,我们一起在重庆砂锅米线,点一盘4元的麻婆豆腐还有干煸四季豆,或者好像是干煸苦瓜,有次还吃了毛血旺,然后下大米饭,真是好吃的不得了啊(重庆砂锅米线也是我们寝室一起夜宵的重地)。以及毕业前在夏朵一起喝茶的一个晚上,转眼已是第五个6月了。

posted @ 11:02 PM | Feedback (1)

怀旧风

2009年6月11日 晴れ

      连着两天,吹了很暖很暖的风,然后今天终于放晴了,梅雨过去了吗?

      由F同学开始,一小圈人中刮起了华丽的怀旧风,同学们的感情澎湃得无以复加。这群人挺好玩,没有同时在场的时候,而是每几个人之间各有些牵连,然后这个链条就可以拉开成个圈子,圈子里又有些小的群体,每个人对另外的人感情都还不一样,想想真有意思。经由大家的提醒,让我发现,曾经以为的自己那很空白的大学生活其实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平乏。又或者可以说,经由时间的考验,我们发现那段很平淡的日子其实相当值得让情感徘徊流连的。那是我们的轨迹交错的地方,然后就四散而去。每一个人都在按照自己的速度朝不同的方向大步迈去,但在某个时候,在世界的不同地方,往同一个时间和地方回望,这真是不可思议。哎,借你们的风,我就不抒情了。还是继续大步向前吧

posted @ 9:53 PM | Feedback (0)

Tuesday, June 9, 2009 #

上路了!

2009年6月9日 曇り

  我的明信片!今日寄出五枚,分别飞往美国,德国,芬兰,俄罗斯,瑞典。希望顺利到达,并期待我的第一张卡片的到来!有人也在玩吗。

posted @ 3:17 PM | Feedback (0)

Sunday, June 7, 2009 #

追星

      容我今天多罗嗦几句。虽然F同学早就让我看视频了,可我今天才发现,原来今年李宇春的whyme是在广州开的。如果我还在,无论如何也会去凑个热闹的,这是个难得的当花痴的好机会,而且一定不要再去买黄牛票了。她竟然唱了《半点心》。

      来了这边以后,对她的关注少了很多,可是偶尔一看看她的视频,还是觉得,如果重来一次,我还是会喜欢上她的,一个多么靠谱的有魅力的好青年,土话就是“德艺双馨”。凡是她的歌迷都知道,虽然她舞跳得很好,但最适合她的是慢情歌呀,只要看看她翻唱的老歌就知道了,可为什么麦田总是为她找些奇奇怪怪不伦不类的歌呢,什么中国风之类的,虽然我喜欢她,可仍然看得难受。想起2005的比赛,原来追星也是一个坎坷的过程。

      看来以后回国,我还多了一件事可以拾起来。追星。

posted @ 7:38 PM | Feedback (0)

不算名言的名言5

2009年6月7日 曇り

  李宇春是个靠谱的好青年。我一如既往坚定地喜欢她。可是麦田选歌也要靠谱点才行啊!——by后之后觉正在看2009whyme而重温当年超女回忆的徐大小姐。

posted @ 6:27 PM | Feedback (0)

Thursday, June 4, 2009 #

名言4

2009年6月 曇り

  一直相信,对每一个人来说,都有些召唤在前方,和你不期而遇,然后带领你前进。在此之前,要耐心,要做好准备,要仔细倾听这种召唤的声音,有时它很微弱。生活就这样变得妙趣横生起来。——By因发现了一个小愿望而万分开心的徐大小姐

posted @ 10:23 PM | Feedback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