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UBAKI

by徐大小姐

My Links

日记 分类

存档

Blog Stats

friends

有趣的

如诗一般

2009年6月21日 雨

  一直晴好那么多天,昨晚下雨了,清清凉凉,初夏的夜最甜蜜啊。

       看到C老师的签名档,我实在忍不住去搜索了一下。除了共同社,还有美联社的采访,还谈他以前写过的诗,在海外有多么大大影响。真是让我有点大跌眼镜。不久前,LY还跟我提过这回事,我们这两个没文化的笑侃了一回,说他酸得让人受不了。

       C老师的办工桌曾经在我背后一年。我每天都听到他在背后磨咖啡的声音,并有幸经常喝到。每次他发现什么有趣的新闻,都会说“小徐,你来看看……”。偶尔,除了咖啡,他还会带红酒来。并且,还是杀人游戏中最会故弄玄虚的一个。我还知道,他是音响的发烧友,并且是高段,于是经常和些中产阶级女前辈在我背后谈黑胶。后来调离的时候,大家开了一场伟大的小资产阶级先锋送别会。应该说,他是在广州这个跟诗情画意沾不上什么边的城市里活得最讲情调的一个。他还做了一件事,就是冒着大雨跑到我和LY的寒酸的宿舍,兴致勃勃地帮我们煮了一次泡椒鱼头。虽然是带着不是特别恭敬的态度去看C的博客,但是,我这个不懂诗的人也觉得,有些他写得确实很好。

        写诗的人大概有这么几种。一种是既写诗又以同样的态度去生活的人,这样的人很可爱通常也挺悲壮。一种是陶醉于文字的精巧美丽,但生活及其态度其实与诗无关的人,这样的人最爱自诩诗人,却浑身可以闻见势利的味道。大多数呢介于两者之间,通常偏向一方。偏向前一种的,看着可怜。偏向后一种的,看着讨厌。最搞笑的是,真正悲壮的人不觉得自己悲壮,而可怜人总觉得自己很悲壮。以上纯属观察所得。大概,诗人想要找个职业好好谋生的话,传媒这种有点自由度又不介意自恋的圈子最适合他们了。难怪,后来我发现,身边原来诗人多的是。我们和他们之间存在着一些难说清楚的代沟大概这点可见一斑。我和LY只是觉得,这些已经占据社会主流的人跟我们这些小屁孩较个什么心劲呢。后来发现,命运对他们的操纵和摆布更直接更让人哭笑不得,比我们可怜的是,我们输得起放得下,他们不。当诗也成为一种意识形态后,是否就失去了自由的本性。

         不过,从他那里,看到一两首小君的诗,美好到极致啊。

posted on Sunday, June 21, 2009 3:56 PM #夏

Feedback

No comments posted yet.
Title  
Name  
Url
Comments   
Protected by Clearscreen.SharpHIPEnter the code you s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