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曲家许如辉纪念网】

"忆别"(南胡独奏曲),04-12-01创建…,【寒夜闻柝—中国民族乐派音乐家许如辉】(www.xuruhui.com),07-04-19开通。许如辉(水辉) 戏曲音乐案(法官:沪一中院 刘洪、章立萍、徐燕华 / 沪高院 张晓都、范倩、李澜)荒唐败诉,留下大量疑问,汝金山剽窃确凿,提供伪证,法官竟然采纳,支持造假,胡审瞎判,又不进行司法鉴定,判给不必到庭杨飞飞。2010-2-10,许如辉后人上告上海检察院和中国最高院。2010-3-30,中国最高院立案审查中唱上海、汝金山侵权案
posts - 389, comments - 268, trackbacks - 128

My Links

News

Image hosted by 
TinyPic.com 许如辉像荣登台湾【传记文学】封面 Image hosted by TinyPic.com 【中国电影百年,许如辉95诞辰纪念会】(2005,上海) Image hosted by TinyPic.com (www.xuruhui.com) 公告:上海和浙江网友反映,从百度和google搜索本网,已趋正常,祝贺网站茁壮的生命力!如无法进入,请试如下备用方法:1)点击本网所属总博客(http://blog.bcchinese.net), 然后从左边博客名单中找到【作曲家许如辉纪念网】进入。或从总博客顶部“广闻集”, 点击本博任何文章进入。 2) 从【寒夜闻柝】(http://www.xuruhui.com)进入, 点击左下方"友情连结"中的【作曲家许如辉纪念网】。另,[文章导读]容量饱和,已辟[文章导读2];导读不及更新,请入[最新文章]查找。本网近期集中刊发“许如辉案”抗诉文章,感谢网友不弃不离,与许如辉家人共度时艰。“永远的许如辉”!是封杀不住的,他的“国宝级”的戏曲音乐作品是糟蹋不了的,所有行司法诬陷他的人,将逐一暴露在阳光下,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文章 分类

存档

日记 分类

A. 文章导读

B. 司法机构

C. 法律条文

D. 友情链接

许如辉“败诉”与戏曲作曲匮乏

----- 全国在闹戏曲作曲荒,上海则在摧残许如辉

……………………

 

全国在闹戏曲作曲荒,上海则在摧残许如辉   

  (许文霞)

(50年代中国戏曲音乐家许如辉)

  【寒夜闻柝网】  今日转载两篇来自北京“呼唤戏曲作曲”的文章。全国在闹戏曲作曲荒,上海则在摧残许如辉!北京京剧界在寻求好作曲,上海沪剧界则借助司法腐败!把写了80余部沪剧音乐的作曲家许如辉,作曲名份洗劫一空,从史上被扫地出门,不带走一片薄云……。

   【转载文章】提到:“戏曲作曲是一个很有难度的工作,不仅需要创作人有专业的戏曲知识,还要具备更为全面的音乐知识,并且还要了解历史、文化等”,“ 从事戏曲作曲,既要耐得住清贫、寂寞,又要全面汲取艺术营养,还要自觉修为自我修炼。要做一名合格的戏曲作曲家,必须是功底悟性兼备。(具)文学、美学、 哲学,传统曲牌、流派声腔,和声、配器”  —— 一点不假!但今日 戏曲作曲何以面临尴尬?人才难得?

    其实,许如辉所处中国史上戏曲最繁荣的5,60年代,作曲家也是凤毛麟角,著名沪剧演员 王盘声就在[中国电影音乐开拓者许如辉诞辰95周年]贺信中表示:剧团与作曲之比,是“僧多粥少,一位作曲常要为多家剧团作曲,要为多种剧种作曲,对流行音乐作曲家许如辉能屈身沪剧界,1952年曾为艺华沪剧团《葡萄熟了的时候》作曲,十分欣慰 。在一家剧团中,作曲要为所有演员的唱腔负责!

(许如辉总谱谱例,待上网)

   从许如辉家人为许如辉讨回公道,起诉上海剽窃王汝金山侵权后,汝拿不出证据证明《为奴隶的母亲》等曲目是他“作曲”,于是公然对抗[著作权法],恶意地切分许如辉完整音乐作品,鼓噪“唱腔是杨飞飞自己创作的”。杨飞飞自己也不断在由专人为她设计台词的电视上喋喋不休:“定腔定谱”是她所为。搞笑的是,不争气的杨飞飞早先已坦白“我是不识谱的”。一位连谱也不识者,怎么“定谱”?你杨飞飞又有什么历史书证,三头六臂,能写出许如辉那样有一条主旋律,五条次旋总谱?“定腔定谱”分明是作曲家干的活嘛,你杨飞飞必需无条件根据许如辉曲谱演唱,乐队必需无条件根据许如辉曲谱演奏的。怎么你杨飞飞50年不啃声,今日摇身一变成“著名作曲家”了呢?这不是你杨团长(许如辉当年的法人代表)在胡搅蛮缠吗?

    流派创始人要夺作曲权,其他“阿猫阿狗”级(上海俗语三级不达的一般演员)也在嚷嚷“唱腔是我们自己设计的,许如辉后人要得太凶”。嘿嘿,一下子居然冒出这么多“作曲家”来了!闲话休提,你们得拿出许如辉总谱模式的“一条主旋律,五条次旋律”,再来与许如辉叫板吧! 

   圣经“马太效应”曰:“谁若有,则给于,并不断增加;谁若无,则连你本身所有的一点都要夺过来”。  

   时到如今,自《白毛女》、《罗汉钱》以降,许如辉上世纪为上海沪剧所作历史贡献,已被糟蹋得一片狼藉、片甲不剩,连署名权都被本世纪上海六位法官判没了,被你们这些毒舌人吞没了,他的一切都被你们夺了过去,如今你们还要在麻将桌上侃什么:“许如辉后人要得太凶”?

   究竟谁要得太凶啊!

   

      

戏曲作曲专业人才严重匮乏

www.thebeijingnews.com · 2009-3-17 2:55:27 · 来源: 新京报

     戏曲作曲家朱绍玉对创作人才缺乏表示担忧,专业院校招生面临断代
 
  京剧《赤壁》作曲不仅要求创作者了解戏曲专业知识,还要了解其他领域的音乐知识。

  日前,记者在采访京剧《赤壁》作曲朱绍玉时,他直言不讳表示如今戏曲作曲人才严重匮乏。而记者也了解到,在去年的中国京剧节上,朱绍玉一个人的作曲创作就占总量的50%。记者了解到,一方面,戏曲创作存在着很大的难度;另一方面,专业院校招不到合适的人才,学校的专业课设置有问题都使得戏曲作曲人才出现青黄不接的现象。

  现状 得到全国认可的不过十人

  朱绍玉是近年来颇具知名度的戏曲专业作曲家,除了《赤壁》之外,他还参与创作了连台本戏《宰相刘罗锅》、《梅兰芳》等。记者了解到,在去年中国京剧节上的戏,朱绍玉一个人的创作大约占总量的50%。全国的戏曲专业院校均有作曲系,每年都有专业学生毕业,但为何只有朱绍玉一人独大?

  “因为这一行难度大,很多人不乐意干。如今全国范围内能得到认可的戏曲作曲不会超过十个。”朱绍玉说。他认为当代戏曲作曲远比西洋作曲要深很多,不仅基本功和专业知识要强,个人阅历也要丰富。

  中国戏曲学院音乐系教授左渠伟告诉记者,戏曲学院作曲系每届10至15名学生中,毕业后仍从事戏曲作曲的大概也就一到两人左右,剩下的基本改行。“我一辈子都从事这个职业,可是我培养的学生到现在都没有一个让我觉得满意的。”左教授很无奈地对记者说。

  内因 创作难导致人才缺乏

  朱绍玉表示,戏曲作曲人才匮乏的一个内因就是,这是一个很有难度的工作,不仅需要创作人有专业的戏曲知识,还要具备更为全面的音乐知识,并且还要了解历史、文化等。

  戏曲作曲复杂的因素在于,首先从事者必须会唱,了解声腔历史,熟悉各剧种的声腔、板式、行当派别。而派别尤其重要,比如京剧老生演员于魁智,唱的是余派和杨派,有他参与的戏就要根据他的派别和嗓音特点设计,换成另一个演员又将另当别论。其次,创作人还要有全面的音乐知识。比如地方民歌、西洋乐及其配器。最后,戏曲创作最难之处还在于要掌握分寸。朱绍玉说,虽然如今讲求革新,但革新到什么程度会有限制,这就让其与歌舞区别开。“有些地方可以突破,有些地方要原汁原味,革新太大,观众就不承认你是戏曲了。”

  外因 戏曲院校专业课程少

  如果说,影响未来创作队伍的内因在于创作难,那么外因就和戏曲专业院校的招生问题、专业课程设置以及学生心态有关。

  对此,记者也采访了中国戏曲学院音乐系教授左渠伟,她认为“现在戏曲作曲面临断代,年轻人不喜欢干,考上的大多为了混文凭,逼着他们作曲,太难了。”在她看来,戏曲作曲出现人才危机的原因主要还在于招生对口问题———即“需要的进不来,不需要的却容易进来”。

  据左教授介绍,虽然各大院团乐队里有适合培养的人员,但这部分人很难通过就读高校需要面临的文化课考试。虽然戏曲院校音乐系的高考录取分并不高,但对已进入工作领域的戏曲人士来说门槛还是较高的。

  另一方面,现在戏曲院校作曲专业课少也是问题。左教授说,如今戏曲院校一周只有两节专业课,其他都被政治课和一些大学必修课程占据。半年三十多节专业课的比重无论如何也无法拔高教学成绩。她认为,解决培养问题的办法至少需要增加学院的专业课程,且首先把关招生口,“没兴趣的绝对不能要。”

  ■ 人物简介

  朱绍玉 北京京剧院一级作曲,中国目前最高产的戏曲作曲家。曾任演员、演奏员、作曲、指挥,现任北京京剧院唱腔设计、作曲、乐队指挥。他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从事戏曲音乐创作,至今作品已有几十部之多。主要京剧作品有:《赤壁》、连台本戏《宰相刘罗锅》(1-6本)、《梅兰芳》、《图兰朵公主》、《蔡文姬》等。

  ■ 解决之道猜想

  1.专业院校破格招收专业院团内优秀、有潜质的人才进行培养。

  2.朱绍玉这样有经验的创作者,招收徒弟开设“私塾”教授徒弟戏曲作曲专业知识。

  3.戏曲作曲专业学生在校内只开设作曲相关所需课程,以及相关文化类课程。

  4.为戏曲作曲人才提供更多的扶持和帮助。

  ■ 戏曲作曲小知识

  据了解,戏曲音乐包括声腔和板式两部分,在戏曲创作中,两者都会根据剧情和唱词来设计,从而巧妙地处理情节的起承转合和人物的情绪变化。

  这在一出戏的创作中程序相当复杂。据朱绍玉介绍,创作开始前首先要吃透剧本内容、事件、年代和人物,再根据人物性格确定行当。

  以《赤壁》为例,诸葛亮属正生以唱功为主;曹操此次也以唱为主,属铜锤花脸……。行当区分完,要寻找时代特色。《赤壁》发生在汉代,音乐应该融合进汉代的感觉;再后来,就涉及到全剧的音乐布局。

  朱绍玉表示,从这里开始,和歌剧创作雷同,哪里用咏叹调,用宣叙调,或者组曲,在戏曲里的概念就是布局声腔和板式,“这就好比为建筑立柱,好坏成败,立马看得出来。”       本版采写/本报记者 天蓝

戏曲作曲人才濒危原因何在?

www.thebeijingnews.com · 2009-3-25 · 来源: 新京报

【文化谭】

  新京报3月17日载文《戏曲作曲专业人才严重匮乏》,读后深有感触。这个问题是“老生常谈”,从2006年第十八届中国戏曲现代戏研讨会上已传出强烈呼声:中国戏曲领域作曲人才严重短缺,甚至到了濒危的地步。如果不加以抢救性培养,中国戏曲的继承发展将无从谈起。一位专家忧心忡忡地说,如果有一天再也听不到富有个性和感染力的戏曲音乐和声腔,所有剧种的命运将会怎样?在2008年第五届中国京剧节上,戏曲作曲家朱绍玉一人作品超过总数的三分之一,这是京剧音乐界的悲哀。

  在中国戏曲界,相对于编剧、导演、演员,作曲人员一直处于“弱势地位”,他们获得荣誉的难度与受到重视的程度,远远不及其他“工种”。现今要排一部新戏,最先筹划寻求剧本,自然没错,剧本剧本一剧之本;但是,戏曲戏曲按曲成戏,曲是戏之魂。而公众媒体往往聚焦大导演、大演员,很少注意戏曲作曲为何人。最近国家大剧院即将第二轮上演大型史诗京剧《赤壁》,平面媒体大版面大篇幅,电视媒体重要档期黄金时段,全部用来宣传已经相当有名的导演和角儿,还是堪称现今京剧作曲NO.1的朱绍玉,竟被无端冷落,真是不公平。如果没有朱绍玉作曲,没有他精心设计的唱腔和创作的音乐,再牛的导演也无从下手,再红的名角也无从开口。这个道理谁都懂,可就是谁都想不起来讲道理。

     目前,戏曲作曲人员数量与全国200多个剧种不成正比。原来,一个地方戏曲艺术院团配有三四位专业作曲,现在有的一团只剩一人在岗,有的跨团、跨省共用一个作曲;原来,山东单是一家省吕剧院就有八位作曲,现在全省戏曲作曲加上退休的才七八个人。全国京剧界职业作曲大概不超过十人,一些地方剧团要排新戏,必须外请北京或上海的高手作曲。有影响、有成就的戏曲作曲家,一遇汇演、展演便分身乏术、难以兼顾。戏曲作曲人才严重匮乏,戏曲作曲队伍急剧萎缩,现状十分令人堪忧。追根溯源,有三点必须正视。一是戏曲艺术大环境的“沙化”,这是一个生物链,因为演出市场供需关系,职业方向调整选择;二是人才培养大背景的“固化”,还是一个生物链,因为教材体系师资结构,实践平台成熟周期。

  毫无疑问,学戏曲作曲高投入、低盈利,拉4年京胡即可评上二级演奏员,搞4年作曲连三级职称也够不上。因为,戏曲作曲人才的确就是特殊人才,特殊人才必须经过特殊培养。音乐学院作曲系毕业直接上手戏曲作曲几乎不可能。从事戏曲作曲,既要耐得住清贫、寂寞,又要全面汲取艺术营养,还要自觉修为自我修炼。要做一名合格的戏曲作曲家,必须是功底和悟性兼备。文学、美学、哲学,传统曲牌、流派声腔,和声、配器,如果没有十几年的舞台实践根本无法胜任,这段成长成熟的周期相当漫长。只有掌握京剧音乐程式化的深厚功底,再谈京剧音乐创新性的开悟。许多年轻人因此望而生畏。全国九所高等音乐院校作曲系,无一设置戏曲音乐专业,唯一的中国戏曲学院音乐系又缺少兼备艺术造诣和学术成就的师资,学以致用的戏曲作曲教材更是乏善可陈。

  许多问题交织缠绕,只有逐步得以解决,既不忘“本”,又不丢“魂”,朱绍玉才不会再孤军奋战,更多的戏曲作曲人才脱颖而出才会成为可能。套用一句戏词结语:一枝独秀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

  □智明(北京艺术研究所创研室副主任)

 

Feedback

# re: 全国在闹戏曲作曲荒,上海则在摧残许如辉

许如辉案,一定有幕后黑手在操控,否则何以输掉?
5/6/2009 7:38 PM | 潜规则

# re: 全国在闹戏曲作曲荒,上海则在摧残许如辉

借用BC BLOG网上一个题目:"只有真相不可抗拒".上海司法想一笔勾销许如辉历史贡献,夺去他的戏曲署名,资格还嫩了点.
5/8/2009 12:44 AM | 实话实说

Post Comment

Title  
Name  
Url
Comment   
Protected by Clearscreen.SharpHIPEnter the code you s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