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曲家许如辉纪念网】

"忆别"(南胡独奏曲),04-12-01创建…,【寒夜闻柝—中国民族乐派音乐家许如辉】(www.xuruhui.com),07-04-19开通。许如辉(水辉) 戏曲音乐案(法官:沪一中院 刘洪、章立萍、徐燕华 / 沪高院 张晓都、范倩、李澜)荒唐败诉,留下大量疑问,汝金山剽窃确凿,提供伪证,法官竟然采纳,支持造假,胡审瞎判,又不进行司法鉴定,判给不必到庭杨飞飞。2010-2-10,许如辉后人上告上海检察院和中国最高院。2010-3-30,中国最高院立案审查中唱上海、汝金山侵权案
posts - 389, comments - 268, trackbacks - 128

My Links

News

Image hosted by 
TinyPic.com 许如辉像荣登台湾【传记文学】封面 Image hosted by TinyPic.com 【中国电影百年,许如辉95诞辰纪念会】(2005,上海) Image hosted by TinyPic.com (www.xuruhui.com) 公告:上海和浙江网友反映,从百度和google搜索本网,已趋正常,祝贺网站茁壮的生命力!如无法进入,请试如下备用方法:1)点击本网所属总博客(http://blog.bcchinese.net), 然后从左边博客名单中找到【作曲家许如辉纪念网】进入。或从总博客顶部“广闻集”, 点击本博任何文章进入。 2) 从【寒夜闻柝】(http://www.xuruhui.com)进入, 点击左下方"友情连结"中的【作曲家许如辉纪念网】。另,[文章导读]容量饱和,已辟[文章导读2];导读不及更新,请入[最新文章]查找。本网近期集中刊发“许如辉案”抗诉文章,感谢网友不弃不离,与许如辉家人共度时艰。“永远的许如辉”!是封杀不住的,他的“国宝级”的戏曲音乐作品是糟蹋不了的,所有行司法诬陷他的人,将逐一暴露在阳光下,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文章 分类

存档

日记 分类

A. 文章导读

B. 司法机构

C. 法律条文

D. 友情链接

【寒夜闻柝】录音,隆重推出

(许如辉作曲,1939)

~~~上海新华民乐队演奏,1984实况录音~~~

(【寒夜闻柝】作曲家许如辉,1910-1987)

土豆网点击地址如下:  

——》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yUgUEZFGTQU/


(《寒夜闻柝》,许如辉作曲于1939年,时在重庆中央广播电台音乐组

 上海新华民乐队演奏,1984实况录音。

——————

(今日上海新华民乐队,排练中,2009-5-12摄影)

 

   谢谢上海新华民乐队提供《寒夜闻柝》珍贵录音!!

   感谢上海新华民乐队保存《寒夜闻柝》六十年,视《寒夜闻柝》为珍宝,将《寒夜闻柝》作为乐队保留剧目,广为传播!

   恭祝上海新华民乐队【江南丝竹】荣入上海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祝贺上海新华民乐队【大场江南丝竹】荣入上海市宝山区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上海新华民乐队,是上海地区唯一演奏过《寒夜闻柝》、与《寒夜闻柝》有历史渊源的乐队,最早可追溯到上世纪四十年代!

   是重庆大同乐会(郑玉荪许如辉主理)会员张仲翔先生,四十年代末将《寒夜闻柝》传到上海新华民乐队!

   早在三十年代,张仲翔先生就是许如辉主理的【子夜乐会】国乐团重要会员。 

因此,张仲翔先生可说对许如辉的作品,无论是电影流行歌曲《永别了我的弟弟》、《卖油条》、《女权》、《兄弟行》,《劫后桃花》等,或是器乐曲《寒夜闻柝》、《大同之声》、《国家典礼乐章》、《新胡笳十八拍》等,熟悉致之。

   张仲翔先生本人是琵琶高手,后来一直担任上海新华民乐队的乐队指导,直至五十年代去世为止。所以,上海新华民乐队也可说是大同乐会的传承乐队!!!

   几十年来扑朔迷离的《寒夜闻柝》上海演奏史,就这样厘清了!

……………

   《寒夜闻柝》 录音,是1984年上海新华民乐队参加上海民乐比赛时的得奖曲目,现场实况录音。该曲目曾获得北京秦鹏章先生等赞奇。因当时只知张仲翔先生传承下来,不知作曲是许如辉,不然《寒夜闻柝》的作曲是谁?提前30年就经秦鹏章先生而大白于天下了,因为许如辉与秦鹏章均是上海大同乐会国乐大师郑觐文先生麾下的会员。抗战爆发后,许如辉去了重庆,秦鹏章留在上海,彼此音讯中断了。

……………………

敬请见注:本《寒夜闻柝》录音,是1984年上海新华民乐队参加上海民乐比赛时的现场实况录音,几经翻录,效果不太好,稍后会重新技术制作,并置换。——2009-5-20

………………………

相关阅读:-------- 喝令上海中高级法院,向国乐家许如辉先生赔礼道歉!

【许如辉金色大厅】 

【许如辉荒唐官司搜索大全】

许文霞:评上海高院一份欺公罔法的荒唐判决——许如辉家人诉中唱上海公司、汝金山侵权

作曲家暨文化界就“许如辉案败诉”声援团

陈钢:海派文化的悲叹与许如辉的“败诉”

许文霞:上海的耻辱,司法的无知——致上海高院应勇院长的一封信 

Feedback

No comments posted yet.

Post Comment

Title  
Name  
Url
Comment   
Protected by Clearscreen.SharpHIPEnter the code you s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