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曲家许如辉纪念网】

"忆别"(南胡独奏曲),04-12-01创建…,【寒夜闻柝—中国民族乐派音乐家许如辉】(www.xuruhui.com),07-04-19开通。许如辉(水辉) 戏曲音乐案(法官:沪一中院 刘洪、章立萍、徐燕华 / 沪高院 张晓都、范倩、李澜)荒唐败诉,留下大量疑问,汝金山剽窃确凿,提供伪证,法官竟然采纳,支持造假,胡审瞎判,又不进行司法鉴定,判给不必到庭杨飞飞。2010-2-10,许如辉后人上告上海检察院和中国最高院。2010-3-30,中国最高院立案审查中唱上海、汝金山侵权案
posts - 389, comments - 268, trackbacks - 128

My Links

News

Image hosted by 
TinyPic.com 许如辉像荣登台湾【传记文学】封面 Image hosted by TinyPic.com 【中国电影百年,许如辉95诞辰纪念会】(2005,上海) Image hosted by TinyPic.com (www.xuruhui.com) 公告:上海和浙江网友反映,从百度和google搜索本网,已趋正常,祝贺网站茁壮的生命力!如无法进入,请试如下备用方法:1)点击本网所属总博客(http://blog.bcchinese.net), 然后从左边博客名单中找到【作曲家许如辉纪念网】进入。或从总博客顶部“广闻集”, 点击本博任何文章进入。 2) 从【寒夜闻柝】(http://www.xuruhui.com)进入, 点击左下方"友情连结"中的【作曲家许如辉纪念网】。另,[文章导读]容量饱和,已辟[文章导读2];导读不及更新,请入[最新文章]查找。本网近期集中刊发“许如辉案”抗诉文章,感谢网友不弃不离,与许如辉家人共度时艰。“永远的许如辉”!是封杀不住的,他的“国宝级”的戏曲音乐作品是糟蹋不了的,所有行司法诬陷他的人,将逐一暴露在阳光下,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文章 分类

存档

日记 分类

A. 文章导读

B. 司法机构

C. 法律条文

D. 友情链接

“现阶段国情”是扭曲和丑化国情的谬论!

——“剑呜视点”在胡扯些什么!

(吴西米)


 
   【百度沪剧吧】的“抹黑艺术”,手法玩得越来越变化莫测,不用说“智者千虑,必有一失”,【百度沪剧吧】可以依仗它的背景,毫无忌惮露些尾巴来让你看看!看你能奈我其何!你们借“网友”之口,开口谩骂。对沪剧界前辈评论家周良材一篇文章大肆歪曲,还敢堂而皇之诅咒这位耄耋老人“与其‘为沪剧送终’不如为他自己送终!”如此咒死咒活的骂声,可以在【百度沪剧吧】上畅行无阻,我稍为持不同意见的帖子,一拒再拒,一删再删!辩不过人家,就仗势欺道,自己发完胡说八道贴子后,用“——”的记号,一封了之,抵制别人发帖,让其沉入网海(
http://tieba.baidu.com/f?kz=614250079 )!你们的行为,就如一位网友一针见血点破:“你们沪剧界重新被人认为是一群‘无文化,而且鲜廉寡耻的乌合之众’是为期不远了”( http://tieba.baidu.com/f?kz=612678362 )。

    【百度沪剧吧】已成了流氓网!

    《中国沪剧网》虽然发表了它的“法律声明”:“本网站信息均由会员自行提供,会员依法应对其提供的任何信息承担全部责任”, 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要骂尽管骂,要删我来删!这种怂恿谩骂攻讦、侵犯编剧作曲的权益,践踏【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行为,没有人因此会“承担任何责任”,你尽可放心地骂,大胆的骂,一切由我“不承担任何责任”的网站撑着保护伞呢!我有此魄力胆量有言在先,自导自演,由我发挥!谁敢说半个“不”字?开眼界了吧!这就是上海滩的流氓腔!货真价值的上海滩流氓腔!

     近日【百度沪剧吧】有一个“中国沪剧网发音频,视频或唱词时,不应忘记编剧和作曲”的严肃帖子( http://tieba.baidu.com/f?kz=614250079 ),马上有个名叫“剑呜视点”者,煞有介事撰帖来作批驳,说什么“我们倡导尊重著作权,还是不能离开现阶段的国情。”又一场颠倒黑白的节目开挡了!精彩!

     我吴西米虽然号称戏迷(“西米”谐音),“吴”剧圈内情总还有点知情,这位号称“剑呜视点”看来不是杨某某的芳邻,便是汝某某的跟班,绝对不会是像我吴西米一样粉丝!

   “剑呜视点”搬出个“现阶段国情”,是彻头彻尾的大谬不然的谬种谬论!

     我们的共和国走过了一个甲子历程,经历过坎坎坷坷波折,但我们的国情始终如一没有变更:

     我们的国家始终如一是中国共产党领导
     我们的国家宪法始终如一没有作任何本质上的修正;
     我们的国家性质始终如一是社会主义国家,最终目标实现共产主义;
     我们的国家始终如一是人民当家作主,中国共产党三个代表标准不变;
     我们的国家始终如一通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立法,这许多法律,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体现了人民的意志愿望和党的领导决策思想!以法治国,就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情精髓所在……。

     你【百度沪剧吧】上托儿所指“现阶段国情”又是什么!它明白无误地代表了你这个地方半官方网点的立场和态度!否则像我这样稍有不同看法和观点屡屡不见容於你网站,有帖必删!党还有个“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双百方针!你凭借窃取的社会公权力资源,搞你小集团既得利益的私利,封煞不同声音!篡改沪剧史!这个罪孳,靠你们《法律声明》一纸空文,最终是脱不了罪责的!

     幸好许如辉老前辈的后人有先见之明,洞察了你们不可告人的心态,早早就创立了【寒夜闻柝】网站。我还是有发声的地方!

      我首先要问“剑呜视点”和臭气相投的【百度沪剧吧】:什么叫“我们倡导尊重著作权,还是不能离开现阶段的国情。”?什么叫“现阶段的国情”?

     你们宣扬的“现阶段的国情”,戳穿了就是见不得阳光的潜规则!

      一个在四人帮横行天下的倒行逆施年代里,靠像热比娅同一个族类的打砸抢坏头头汝金山,迫害致死了筱文滨、石筱英、筱爱琴。网上有文揭露:

    “一九六六年文革骤至,汝厮无所事事,遂造反起义,充任司令,打砸抢斗,恶贯满盈,磬竹难书。汝司令手下有男女悍将数名,专以打人取乐,也有因学杨派而不得机会登台,遂迁怒于“流派创始人”,掴掌刷耳报复,且专拣半夜三更下手。孱弱文派宗师筱文滨,即为相中者之一。汝厮怂恿悍将及其帮闲,找来A型条凳一副,置水门汀地,然将文宗师从牛棚拖出,挟至条凳处,强摔于地,效古法屠牛,将其头卷入条凳A字端口,暴打……。遭此酷刑,还有石姓艺人,名筱英者。众恶奴明知筱英年衰、体胖,照殴不误,只是打法略变。此回凶神将条凳倒置,凳脚朝天,将石女头脚,若宰鸡般,向条凳两端硬塞,顿刻,鞭棍如雨,倾盆而下。呜乎,石筱英台上“杨淑英”滚钉板,台下高龄躯体塞条凳!其惨其烈,闻者无不惊悚,迄今谈及,仍怒目金刚,斥汝厮一伙,“混世魔王,母夜叉行径”。此外,汝司令任内,还有命案一桩。优伶筱氏爱琴,亦为流派之一,不堪被殴,撕床单结绳,悬梁自尽,年仅四十。文革结束,汝厮逆行得以清算,列“三种人”之一,清除出党,明令永远不得再入党! ……”

     文艺界惨烈之状,殃及甚广。这里有滑嵇戏《阿Q正传》剧照一张。知道是谁!文革中他也惨遭迫害甚烈。沈一乐,认识吗?被“惯沙包”摔死的剑呜视点,记住!在上海,沪剧界和滑稽界的造反派是最凶狠的,打死多少人至今不抵命?你扳扳手指头数数看! 

(滑稽剧《阿Q》,编剧、导演南薇,小D沈一乐,年仅40出头,被“惯沙包”摔死)

 
     如今,汝金山靠山更硬!国家公器可以为他免罪出头,剽窃水辉(许如辉)作品屡屡得手,伙同一帮子人,甬剧、淮剧、沪剧、黄梅、越剧、琼剧……贼手所致,奖状如囊中取物!不久便可重新入党,再升庙堂!这可不是靠一个人的能量能获取的!这里有像碉堡一样的掩体保护着,有通天教主神力的手支撑着,如果你看过汝金山夫妻在壮严法庭上,那种猥猥琐琐的猥亵狼狈模样,你一定会说:吴西米这厮所言非虚!

     盗贼当家、良善受欺,司法混沌,是非不分,这是你所说的“现阶段的国情”吧?

     【寒夜闻柝】开了个许如辉【金色大厅】专栏。目的是一位孝女,为纪念其父,让被汝金山之流一伙“剧盗音贼”糟蹋得面目全非的一位音乐家,还给广大沪剧爱好者一个真实的水辉!正大光明的倡举,这又惹了谁?恼了谁?水辉为勤艺沪剧团和杨飞飞创作了50几部优秀作品,从《结婚》、《为奴隶的母亲》一直到《陈化成》、《南海长城》,到最后一出《夺印》!多少日以继夜的心血,多么辉煌夺目的成就,外行人不熟悉情有可原,你【百度沪剧吧】装什么“胡佯”?“那个时代的特色的背景使得著作人身份不明,这些资料本身就很难准确的收集到……”,什么话?你【中国沪剧网】不是有大量网民贴出大把历史说明书等资料吗?没有“编导曲”,中国沪剧还成了什么东西?你们还配叫【中国沪剧网】?不要再拉虎皮当大旗,干脆名正言顺,叫【沪剧演员网】算了吧。剑呜视点,你已经在吹捧你的芳邻杨飞飞,打击作曲家许如辉身上捞到不少好处,你现在还要“装胡佯”把自己的行为强转到网友个人头上似乎不太现实。明明是主导者,故意让沪剧史上的“编导曲”贬值到乌有!还要装蒜装到这个程度,胡扯什么“沪剧很多剧目过了‘保护期’”,告诉你,去熟读【著作权法】去,一个著作权人的署名是终生的!照你们的强盗逻辑,司马迁故世千把年了,《史记》作者就不是他了?变汝金山的?

     “剑呜视点”,你也不用东扯西拉,用文革来为你们的无耻作挡箭牌了!就是血腥文革,沪剧界老先生们的著作权,署名权,也一个没有丢脱,因为他们为所谓的“流派”写黑剧,作黑曲,一个个被认得准准的,揪得准准的,拉东拉西地到处殴打,哪一个不是打得“鼻青眼肿,头破血流”?再告诉你,这些汝金山之流的文革打手,今天又站在前台当打手了,剽窃不算,还要群魔乱舞,颠倒黑白攻击好端端的老前辈,什么“许如辉是沪剧界剽窃第一人”。为什么中国戏曲界第一剽汝金山在上海还能呼风唤雨、大有市场?就是因为有你们这种良莠不分、助纣为虐、为虎作伥、造谣惑众份子在从中搅乱!功劳大大的有!

     “剑呜视点”,你们是接谁的旨意?把上海好端端的戏曲市场捣得乌天黑地?什么“‘天蟾逸夫’舞台举办盈利性演出都不打创作人字母”,这个现象正常吗?你不就是罪魁祸首之一?你拍摄的大量剧照,从来不提“编导曲”的名字!都归芳邻杨飞飞?你自己的摄影作品倒晓得维权,把别人的著作权不当一回事!还要大发谬论!什么“《著作权法》似乎没有特别的强制性,也不属于处罚法”,简直是在亵渎中国法律!你想必不会不知道:电视剧《沙家浜》被诉侵权,上海沪剧院获赔60万人民币!!你们这样写,不正是代汝金山脱罪找官冕堂皇的托词吗?你们不过是想把水搅得更混,以便更易混水漠鱼,借此“水遁”,与汝金山合谋让“剽”客贼相原形得以遮掩,让大上海冤大头许如辉先生沉冤莫白,这种鸟贼伎俩,也是你所说的“现阶段的国情”?

     依我看,这决不是“现阶段的国情”!这是现阶段的“上海情”!你仔细环顾一下四周,大师贬值、大楼倒塌,哪一样没有隐情!?不要把“上海情”栽赃给“现阶段的国情”!这样铤而走险,诽谤国情,毁誉国情,不仅危险,一定会付出代价的!不信拭目以待!

     (2009-7-24)

     ————————

      

Feedback

No comments posted yet.

Post Comment

Title  
Name  
Url
Comment   
Protected by Clearscreen.SharpHIPEnter the code you s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