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曲家许如辉纪念网】

"忆别"(南胡独奏曲),04-12-01创建…,【寒夜闻柝—中国民族乐派音乐家许如辉】(www.xuruhui.com),07-04-19开通。许如辉(水辉) 戏曲音乐案(法官:沪一中院 刘洪、章立萍、徐燕华 / 沪高院 张晓都、范倩、李澜)荒唐败诉,留下大量疑问,汝金山剽窃确凿,提供伪证,法官竟然采纳,支持造假,胡审瞎判,又不进行司法鉴定,判给不必到庭杨飞飞。2010-2-10,许如辉后人上告上海检察院和中国最高院。2010-3-30,中国最高院立案审查中唱上海、汝金山侵权案
posts - 389, comments - 268, trackbacks - 128

My Links

News

Image hosted by 
TinyPic.com 许如辉像荣登台湾【传记文学】封面 Image hosted by TinyPic.com 【中国电影百年,许如辉95诞辰纪念会】(2005,上海) Image hosted by TinyPic.com (www.xuruhui.com) 公告:上海和浙江网友反映,从百度和google搜索本网,已趋正常,祝贺网站茁壮的生命力!如无法进入,请试如下备用方法:1)点击本网所属总博客(http://blog.bcchinese.net), 然后从左边博客名单中找到【作曲家许如辉纪念网】进入。或从总博客顶部“广闻集”, 点击本博任何文章进入。 2) 从【寒夜闻柝】(http://www.xuruhui.com)进入, 点击左下方"友情连结"中的【作曲家许如辉纪念网】。另,[文章导读]容量饱和,已辟[文章导读2];导读不及更新,请入[最新文章]查找。本网近期集中刊发“许如辉案”抗诉文章,感谢网友不弃不离,与许如辉家人共度时艰。“永远的许如辉”!是封杀不住的,他的“国宝级”的戏曲音乐作品是糟蹋不了的,所有行司法诬陷他的人,将逐一暴露在阳光下,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文章 分类

存档

日记 分类

A. 文章导读

B. 司法机构

C. 法律条文

D. 友情链接


 

【许如辉金色大厅】帷幕徐徐而升

——兼论《为奴隶的母亲》【七岁辰光】唱腔设计

(上海无名)

…………………………………………

(作曲家许如辉,1910--1987)

     不是在奥地利维也纳,而是在加拿大多伦多,一座网上音乐殿堂的帷幕终於徐徐而升。这里演奏的,不是斯特劳斯家族的园舞曲、波尔卡;而是近代中国民族乐派奠祭人——许如辉先生和他同时代音乐家的作品。这也是一座金色的大厅,它也是那样金碧辉煌,它演奏的将是具有东方音乐优雅抒情,柔如行云流水;刚若金戈铁马,那种无比神奇玄妙的旋律;它也会绕梁三匝,声声不息,绵延千秋!同样是一座殿堂,一座丰碑,它一定会像奥地利人一样,令全世界的华人、中国人引以为骄傲!这一刻,千呼万唤始露脸,手抱琵琶不遮面!它要堂堂正正奏响中华民族庄严的乐章!

     序幕理所当然是许老先生民乐代表作【寒夜闻柝】。它是【上海新华民乐队】演奏的1987版实况录音。那时录音条件虽说差了点,也不是多通道,可这个【上海新华民乐队】却是历史悠久,大有来头!【大场江南丝竹】在民间承上启下,代代相传,绵延了已有几个世纪。并已光荣载入上海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早在上世纪四十年代!乐队已首度演奏过许如辉名曲《寒夜闻柝》。传承者张仲翔先生,早在三十年代,就是许如辉主持的【子夜乐会】国乐团重要会员。也是重庆【大同乐会】一员骁将。他可以说是与另一位同事卫仲乐先生相伯仲的琵琶高手,后来一直担任上海新华民乐队的乐队指导,直至五十年代75左右高龄去世为止。

     许如辉先生除了古典民族音乐、中国电影史有声电影开创年代,创作过风靡当时的许多名曲,在戏曲音乐的建树上,也有其不容替代的历史功勋和显赫地位!

     【金色大厅】首批推出的沪剧曲目,均系许如辉的原创音乐。原汁原味。我们从中可以领会到许如辉沪剧音乐独树一帜的气度和风格。

 

【为奴隶的母亲。七岁辰光帮人做】

沪剧【为奴隶的母亲】作曲:水辉(许如辉)

编剧:金人

上海勤艺沪剧团演奏

(1962年版)

(剧中张根生(毛羽扮演)第三场【典妻】中的一段唱)

 

 

      (根生)(自白):我根生做人一世巴结,想不到竟会落到这个下场。

          七岁辰光帮人做,

          看牛放羊捉青草,

          十六岁上做长工,

          弯腰曲背重担挑,

          磨穿老茧淌尽了汗,

          一年四季难温饱。

          十八岁上租地种,

          起早落夜我受煎熬,

          忙挡里我偷闲上山林,

          不是打猎我便砍樵,

           十年血汗我吃尽了苦,

          方能成家妻房讨。

          谁知天不从人愿,

          天灾人祸总难逃。

          我恨这班土匪兵,

          他们强凶呈霸道,

          你仗手上有刀枪,

          你仗捉人有监牢,

          你抢我的皮货还是你有理,

          官兵简直是强盗!

          逼债、催租像根绳,

          勒煞我条人性命。

          今早被逼走绝路,

          阎罗殿上我也要把理评,

          我阳告难告告阴状,

          活活捉那去抵命。

          猫头鹰在连声叫,

          一声一声催得紧,

          根生勿要那来催,

          我跳下山去死路寻。

    (合唱):

          根生侬要再思量,

          春宝娘在将你等啊,

          母子两人怎活命,

          根生要死难决定。

       ---------------------------

      本唱段受【著作权法】保护,转载务请署名“编剧、作曲和唱者”

     【寒夜闻柝】法律顾问:上海震旦律师事务所。

     

     且让我们先欣赏一曲《为奴隶的母亲》男主角——“典农”张根生所唱的沪剧咏叹调:“七岁辰光帮人做”。作曲家水辉(许如辉在100余出戏剧音乐作曲时所用笔名)根据剧情的展开,和剧中人物的心潮脉络,接合人物情绪变化的跌宕起伏,设计了抑扬顿挫唱腔,起调落板,音乐烘托,做到了水乳交融,一气呵成。我们如若把每个音符,比作一颗颗晶莹剔透的珍珠,许如辉大师,就像用一根锃亮的银丝,将其贯串成一束价值连城的珍珠项链!这就是作曲家的高明之处!

     音乐以“阳挡”的曲调开始,悲愤欲喷的呐喊,化作深沉压抑的呻吟,一字一板地唱出主人翁辛酸的回忆……曲子的“引子”,用箫、琵琶、洋琴缓慢奏出:“七岁辰光帮人做,看牛放羊捉青草……”唱到“十年血汗……”时,主人翁情绪渐渐按奈不住,思绪澎湃,难以自制,音乐也急速转入“散板”:“……我吃尽了苦,方能成家妻房讨。”此处仅用了一句传统的“三角板”甩腔,其余都是许如辉先生革新沪剧过门和甩腔的大量全新原创音乐。由此可见,许如辉先生的创作能力是惊人的。接下来是发自肺腑的对当时社会的控诉:“谁知天不从人愿,天灾人祸总难逃。我恨这班土匪兵,他们强凶呈霸道,你仗手上有刀枪,你仗捉人有监牢,你抢我的皮货还是你有理,官兵简直是强盗!”当唱到忿慨激昂时,用了三处诡谲怪异的颤音,影射了旧社会的魑魅魍魉统治的黑暗:“逼债……” 诡谲怪异的颤音……、“催租……” 诡谲怪异的颤音……,这是用琵琶弹奏出听了令人发麻发悚的带滑音的颤音。“……像根绳,勒煞我条人性命。”主人翁心如刀绞,越唱越激昂,这时水辉又用“紧拉慢唱”板调将全段唱词推向高潮:“今早被逼走绝路,阎罗殿上我也要把理评,我阳告难告告阴状,活活捉那去抵命……”这里出现了模拟猫头鹰阴森森的号叫声……“猫头鹰在连声叫……”又一阵枭乌叫……“一声一声催得紧……” 又一阵枭乌叫……然而水辉用他娴熟於胸对乐器的掌控和理解,用琵琶的琵音将一场恶梦,用音乐将其推到主人翁根生的面前:“根生勿要你来催,我跳下山去死路寻。”

     幕后合唱在召唤根生:“根生侬要再思量,春宝娘在将你等啊,母子两人怎活命,根生要死难决定。”结尾一句最后又回到“阳挡”曲调,首尾呼应,形成一个漂亮的完整结构!

     这次展播的录音“七岁辰光帮人做”,是【为奴隶的母亲】剧中典农张根生【典妻】(第三场)中的一段“自叹”。该唱段,是许如辉1954年为丁国斌(张根生首创者)设计而定腔定谱的。丁国斌调到上海长江沪剧团后,改由毛羽接演和接唱。

     我们在欣赏和陶醉之余,不难得出这样一个结论:戏曲音乐本质上就是戏剧创作的一环,它是服从於整出戏主题而不容肢解的整体!演员嗓音各异,有高有低,有粗有细,作曲家在设计唱腔时,必须在符合剧情所规定的特定要素范围内,又要考虑照顾到扮演者嗓音音域的宽窄,起腔落调的习惯,结合唱词的内容,加以精心的设计,其难度远远高於其它音乐作品的创作。杨飞飞认为唱腔都是“流派演员”唱出来的,作曲只会配音,听听许如辉为丁国斌(张根生首创者)设计而定腔定谱这段唱,就可以看出杨飞飞的论调是何其荒谬!这只能骗骗一窍不通的大法官!

    在听这段尘封已久的唱段时,我们深切的感受到:许如辉老人用他对民族音乐渊博深厚的知识,将沪剧音乐丰富提高到何等超凡脱俗的境界!要不然,粉碎四人帮后的八十年代初,上海戏剧家协会召开研讨会,与会专家也不会一致表示:“没有水辉成功的音乐,【为奴隶的母亲】这出戏根本就不能竖起来”。由于许如辉没有接到与会通知,并未到会,以至会议当日,害得大家满场找他:“水辉呢?水辉怎么没有来?怎么没有请水辉到会?”据许文霞透露,许如辉先生事后也是非常气愤的:“他们(上海宝山文化局局长苏玉民等人)连让我出席研讨会这样的资格也剥夺了”。……。

     许如辉金色大厅开幕,兴许能填补这个已无法挽回的遗憾。 按理讲,许文霞女士如此努力,应该得到上海有关领导的支持和理解。但为什么现在有人反将其当对手,站到四人帮残渣余孽、剽窃了一大箩许如辉作品的汝金山一边去了,制造出新世纪冤假错案,为历史留下了荒唐透顶的话柄!我百思不得其解。

     好在【寒夜闻柝】网不已引起不少人的共鸣和支持;许文霞辛勤耕耘三载,硕果累累,博得一片好评; 远在四川什邡的易伟遵先生还特地赋诗一首,表达了他对许如辉先生的尊敬。易伟遵先生诗题为《己丑端午怀许如辉先生》:

曲苑芜荒天籁希

郑声袅绕韶音微

梅吹三弄众芳妒

柝彻五更寒士悲

万山驰骋木兰勇

十面埋伏贼寇摧

帘幕低垂苍冥蔽

大同月起水如辉

     小子不才,学张打油和诗一首,凑凑热闹:

曲苑留芳难殒灭,

韶音盛续岂衰微。

              曾留凝碧壮士血,(注1)

尚忆陋街木柝悲。

蜀郡幸传董氏曲,

碑志岂容魑魅摧。

乐界已闻更鼓起,

              大同可卜明如辉。(注2)

    ————————————————————————

      注1:唐玄宗时,乐工雷海青在凝碧池用琵琶怒砸安禄山,血染乐池。

      注2:明字,不作反清复明解,系日月同光之意。

      (2009-6-9完稿)

 

   

      ______________

     【相关阅读】

       。 【许如辉金色大厅】

       。 【许如辉荒唐官司搜索大全】

   ——————————

      

Feedback

No comments posted yet.

Post Comment

Title  
Name  
Url
Comment   
Protected by Clearscreen.SharpHIPEnter the code you s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