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曲家许如辉纪念网】

"忆别"(南胡独奏曲),04-12-01创建…,【寒夜闻柝—中国民族乐派音乐家许如辉】(www.xuruhui.com),07-04-19开通。许如辉(水辉) 戏曲音乐案(法官:沪一中院 刘洪、章立萍、徐燕华 / 沪高院 张晓都、范倩、李澜)荒唐败诉,留下大量疑问,汝金山剽窃确凿,提供伪证,法官竟然采纳,支持造假,胡审瞎判,又不进行司法鉴定,判给不必到庭杨飞飞。2010-2-10,许如辉后人上告上海检察院和中国最高院。2010-3-30,中国最高院立案审查中唱上海、汝金山侵权案
posts - 389, comments - 268, trackbacks - 128

My Links

News

Image hosted by 
TinyPic.com 许如辉像荣登台湾【传记文学】封面 Image hosted by TinyPic.com 【中国电影百年,许如辉95诞辰纪念会】(2005,上海) Image hosted by TinyPic.com (www.xuruhui.com) 公告:上海和浙江网友反映,从百度和google搜索本网,已趋正常,祝贺网站茁壮的生命力!如无法进入,请试如下备用方法:1)点击本网所属总博客(http://blog.bcchinese.net), 然后从左边博客名单中找到【作曲家许如辉纪念网】进入。或从总博客顶部“广闻集”, 点击本博任何文章进入。 2) 从【寒夜闻柝】(http://www.xuruhui.com)进入, 点击左下方"友情连结"中的【作曲家许如辉纪念网】。另,[文章导读]容量饱和,已辟[文章导读2];导读不及更新,请入[最新文章]查找。本网近期集中刊发“许如辉案”抗诉文章,感谢网友不弃不离,与许如辉家人共度时艰。“永远的许如辉”!是封杀不住的,他的“国宝级”的戏曲音乐作品是糟蹋不了的,所有行司法诬陷他的人,将逐一暴露在阳光下,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文章 分类

存档

日记 分类

A. 文章导读

B. 司法机构

C. 法律条文

D. 友情链接

赵春芳伪证实录

许文霞  2010-8-16

(上海司法褫夺许如辉署名权的本质,是阻退维权行动,为侵权公司撑保护伞,对许如辉等人知识成果长期霸占和剥削)

   赵春芳,沪剧演员、杨飞飞的丈夫、原上海勤艺沪剧团副团长、许如辉(水辉)曾经的领导。赵春芳,在许如辉两起维权案中,非但不以领导的身份,替已故作曲家、且为其成名呕心沥血谱写了所有曲子的许如辉(水辉)讲句公道话,相反站到劣迹斑斑剽窃大王汝金山一边,提供两份证词,涉嫌作了伪证。一份是借其上级(上海市宝山区文广局人事组组织科)名义开具,由他署名的“水辉作曲”证明;另一份是他主张水辉只“负责幕间曲及大合唱的编写工作”?!

   许如辉,笔名水辉,1952年11月进入勤艺,完成的是一部部新编大戏音乐,有《妓女泪》、《为奴隶的母亲》、《家》、《茶花女》、《陈化成》等近五十部,“水辉作曲”,当之无愧意指拥有相关署名全部音乐著作权!赵春芳一会儿承认“水辉作曲”,一会儿认为水辉只“负责幕间曲及大合唱的编写工作”?!赵春芳证词自相矛盾,必有一处在作伪证!而且,证明提交后一个月,赵春芳就病故,也就是说他根本无法出庭,他的证词庭上连提都没有提,更谈不上接受许如辉方质证了,证词的来源和真伪,在什么场合写的,为什么上级单位证明要由他赵春芳签署?是否受汝金山胁迫而写?否则为什么如辉只“负责幕间曲及大合唱的编写”之谬调,与该奇谈怪论始作俑者汝金山、杨飞飞口径完全一致?为什么此论调早不出晚不出,2005年我们起诉汝金山才冒出?……,等等,问题一大筐。

   更恶上加恶的是,赵春芳未经质证的伪证,竟然被上海中高级法官章立萍、李澜等高调认可。据此赵春芳与杨飞飞结成夫妻档,成双成对,联手炮制的伪证,诬陷许如辉只是“大合唱音乐”,致使许如辉维权原告变被告,作曲权益被杨飞飞瓜分,最后惨败于窃賊汝金山转移目标之阴谋下!

  有比较才有鉴别, 为了便于识别赵春芳伪证,在此将提供另外两份证据。一份是同时期我从上海宝山区文广局人事组织科获得的“许如辉作曲证明”,另一份是赵春芳杨飞飞1983年出具的“许如辉作曲证明”,来看看这些所谓的“社会名流”,“流派创始人”,许如辉的“单位领导”,是什么的东西!

A、宝山组织开具给我的证明

   我于2005年9月27日到上海宝山文广局组织人事科获得“许如辉作曲证明”,经办人王海珍女士。她对我说:“证明书中只能出现档案里所见到的内容”。事后的《证明》,确实非常规范,还有组织的落款盖章和经办人的签名,见下图:

 

证明

   许如辉,浙江嵊县人,1910年7月出生,1987年1月4日病故。他1953年1月进勤艺沪剧团任作曲,1971年调到宝山县文化馆工作,曾用名:许水辉,水辉、古牧等。

    上海市宝山区文化广播电视管理局

                                       组织人事科

                               经办人:         王海珍  

                                     2005年9月27日

  

   这是标准的组织证明,无懈可击,自不必多加赘述。根据《证据法》,我拿到的是国家级证据,在司法认可方面达到优先采纳的级别

B、赵春芳所谓“组织”出具的问题证明

 

 

   证明:

   我是当年上海勤艺沪剧团的团长。水辉同志当时是新文艺工作者,在1953年派到上海勤艺沪剧团担任作曲工作,是上海勤艺沪剧团当时的在职作曲。

   署名:原上海勤艺沪剧团团长赵春芳(上海勤艺沪剧团现改名为上海宝山沪剧团)——(上海宝山区文化广播电视管理局组织人事科盖章印)

   签名:赵春芳

   日期:2005,10,7 号

   这里有几点疑问:

   1、 这是单位证明还是赵春芳证明?为什么没有单位经办人的签名?

   2、 这是赵春芳在家里写的,还是赵春芳到宝山开的?

   3、 赵春芳没有当过勤艺沪剧团正团长。何来团长之说。

   4、 “水辉同志是新文艺工作者”,这句话档案里有吗?没有的话,为什么要认可?我只知道,汝金山很拿“新文艺工作者”当回事,在他口中,诬陷50年代初“新文艺工作者”一无事处!赵春芳加这一句,是什么意思?这份证明是汝金山代写的吗?

   5、 上海勤艺沪剧团并没有改名上海宝山沪剧团,勤艺大批人马没进“宝沪”,副团长陆才耕没进去,编剧马达没进去,作曲水辉尽管帮忙排过《为奴隶的母亲》但没进去。到现在为止,宝山年终迎新年等团聚,流落在外的勤艺成员,从来不被请去吃碗阳春面,所以勤艺和宝沪是两码事,以保留剧目论功邀赏为评介条件,勤艺名气要大得多。

   话说回来,在组织的监管下,赵春芳只能得到“水辉作曲”的证明,当然,鬼计多端的汝金山不高兴了,于是又让赵春芳抛掷了第二份证据。

  (未完……)

   全文点击——》http://www.xuruhui.com/viewnews.asp?news_id=1618

Feedback

No comments posted yet.

Post Comment

Title  
Name  
Url
Comment   
Protected by Clearscreen.SharpHIPEnter the code you s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