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曲家许如辉纪念网】

"忆别"(南胡独奏曲),04-12-01创建…,【寒夜闻柝—中国民族乐派音乐家许如辉】(www.xuruhui.com),07-04-19开通。许如辉(水辉) 戏曲音乐案(法官:沪一中院 刘洪、章立萍、徐燕华 / 沪高院 张晓都、范倩、李澜)荒唐败诉,留下大量疑问,汝金山剽窃确凿,提供伪证,法官竟然采纳,支持造假,胡审瞎判,又不进行司法鉴定,判给不必到庭杨飞飞。2010-2-10,许如辉后人上告上海检察院和中国最高院。2010-3-30,中国最高院立案审查中唱上海、汝金山侵权案
posts - 389, comments - 268, trackbacks - 128

My Links

News

Image hosted by 
TinyPic.com 许如辉像荣登台湾【传记文学】封面 Image hosted by TinyPic.com 【中国电影百年,许如辉95诞辰纪念会】(2005,上海) Image hosted by TinyPic.com (www.xuruhui.com) 公告:上海和浙江网友反映,从百度和google搜索本网,已趋正常,祝贺网站茁壮的生命力!如无法进入,请试如下备用方法:1)点击本网所属总博客(http://blog.bcchinese.net), 然后从左边博客名单中找到【作曲家许如辉纪念网】进入。或从总博客顶部“广闻集”, 点击本博任何文章进入。 2) 从【寒夜闻柝】(http://www.xuruhui.com)进入, 点击左下方"友情连结"中的【作曲家许如辉纪念网】。另,[文章导读]容量饱和,已辟[文章导读2];导读不及更新,请入[最新文章]查找。本网近期集中刊发“许如辉案”抗诉文章,感谢网友不弃不离,与许如辉家人共度时艰。“永远的许如辉”!是封杀不住的,他的“国宝级”的戏曲音乐作品是糟蹋不了的,所有行司法诬陷他的人,将逐一暴露在阳光下,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文章 分类

存档

日记 分类

A. 文章导读

B. 司法机构

C. 法律条文

D. 友情链接

违忤常理,践踏司法
中国最高院“听证”代理词

---- 许如辉家人状告中国唱片上海公司、汝金山侵权案

(许文霞、2010-12-24)


 
   中国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庭
   合议庭于晓白审判长,  骆电、马秀荣审判员:


 
RE:侵犯著作权纠纷, 卷号: 二0一0年 民申字 第414 号

 

 


       (全国360剧种戏曲作曲, 司法就瞄准许如辉一位,切分其作曲权?)  
 

 
(中唱上海公司磁带,1995年出品。作曲、编剧都无署名,“配器指挥汝金山”,侵权确凿,上海原审法院竟认为不侵权,至今还在销售。原作者和侵权者,在保护谁?)


   最高法根据《民诉法》第179条再审条件,  受理了作曲家许如辉上海两审败诉案,2010年9月27日如期听证。感谢于晓白法官在听证会上的一番认定:“许如辉是知名作曲家。他的作曲权没有被剥夺。他的编剧权(本案为沪剧《白鹭》), 依然还在”。 并希望中国唱片上海公司今后销售时要添上“许如辉作曲”署名,支付报酬。 
 
   将来依法治国的情景一定美好,但本次“听证”,事关我们2005年的诉讼,来北京,是要追究原作曲许如辉维权,何以败在中唱上海公司和汝金山手下?虽然中唱公司庭上再三就本案表示歉意,还列举其他音响制品《杨八曲》例子,称,放“杨飞飞作曲”不妥当(等于承认侵权)[见附件1《妓女泪八曲》说明书],但本案侵权磁带至今逍遥法外(见上图)。原审判决问题极大, 全国戏曲界绝无仅有!判决程序不公, 采纳伪证,践踏我们的历史书证,且诬陷我们认同被告,颠倒黑白,漏洞百出!加上汝金山至今没有悔改之意,没得到应有的惩诫,许如辉完整作品被无理分割, 形同原告变被告,社会各界对判决极为反感,民众普遍同情许如辉,望法官明察。又鉴于听证时间有限,不可能深挖内幕,所以本次上书,强烈要求最高法不能草率结案!轻描淡写维持原判,继续危害许如辉人身权,糟蹋文化人,而应尊重历史,顺从民意,惩罚侵权者,还许如辉一个公道,挽回司法形象,树起刚直不阿的知识产权审判楷模!质疑和理由如下:

 

   一、 中唱上海公司不要双重标准,严凤英案一套,许如辉案另一套

 

   作为国企,中唱上海公司可有法制观念?陈建平身为副总编,如果老是两面派对待社会,是在自毁企业形象!许如辉案弄到今天,连其公司职员也看不下去了`,纷纷指责公司之不是!陈女士九年前亲自对许文霞说过:“水辉是相当有名的作曲家,作品很多,我们这里资深戏曲编审都知道的”。何以现在如此绝情?连作品上署名“水辉作曲”,还说“这是不能答应的”。这实在太残忍了吧!充分暴露了商家的唯利是图。请问,关于“唱腔设计”,严凤英案你们是什么态度?许如辉案又是什么态度?。前者,你们庭上争得面红耳赤——归作曲。到我们庭上,——归演员。陈女士一审回答刘洪审判长提问时答:“我对作曲没有认识”。连何为作曲也不知道,竟千方百计阻止产品上署名“水辉作曲”,不是上海司法大红伞的庇护,在任何法制国家,一家老是侵权的企业,早就被清理资产,关门大吉! 

 

   二、 汝金山侵权确凿,一贯侵权,多次侵权, 上海原审法院为何包庇他?


    请见上述侵权产品图,汝金山使用许如辉作品, 进行“配器”改编,既不征求许如辉或继承人的同意,事后连许如辉作曲署名也不放, 又不支付报酬,明显践踏【著作权法】第十二条 :“改编、翻译、注释、整理已有作品而产生的作品,其著作权由改编、翻译、注释、整理人享有,但行使著作权时不得侵犯原作品的著作权。”以及第四十六条:“ 有下列侵权行为的,应当根据情况,承担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一)、未经著作权人许可,发表其作品的;(六)未经著作权人许可,以展览、摄制电影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使用作品,或者以改编、翻译、注释等方式使用作品的,本法另有规定的除外;(七)使用他人作品,应当支付报酬而未支付的。


   如果判定汝金山继续逍遥法外,怎么就法律条文向社会作出解释?


   三、许如辉完整戏曲音乐作品不可分割,受《著作权法》保护, 原审法院强行分割,作曲变两人,如此枉法判决,历史上有什么先例?凭哪条法律, 必须司法解释?否则天理难容!

 

    许如辉是其沪剧音乐作品唯一作者!受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保护,见第十一条,“著作权属于作者,创作作品的公民是作者。如无相反证明,在作品上署名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为作者”。现在丝毫没有与我们出具的大量原始书证相匹敌的“相反证据”!如有,原审法院请拿出来,向社会公布!

 

   【著作权法】(2001年修订)还明确规定,   第十五条:“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的著作权由制片者享有,但编剧、导演、摄影、作词、作曲等作者享有署名权,并有权按照与制片者签订的合同获得报酬。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中的剧本、音乐等可以单独使用的作品的作者有权单独行使其著作权。第十七条:“受委托创作的作品,著作权的归属由委托人和受托人通过合同约定。合同未作明确约定或者没有订立合同的,著作权属于受托人。

 

   法律认定音乐著作权非常明确,为什么原审法院公然违法,判许如辉败诉?所谓“唱腔设计“,据越剧《红楼梦》作曲家高鸣告知,是文革后才出现的说法,事实署名才认帐的具法律效力书证,才算数!有多少人冠过“唱腔设计”,法庭调查过吗?为什么现在强行按在许如辉文革前的作品上?子乌虚有的臆想之中?法官有什么历史书证,许如辉作曲与XXX人“唱腔设计”并列于说明书上?现在是在制造伪命题!陷害许如辉,事态严重!再说,当时全国戏曲界都是作曲负责唱腔设计,司法怎么办,南北“满门抄宰”大起底?从原审法院充盈肃杀之气的判决书来看,是准备仅对许如辉一个人动手动脚,剪除褫夺作曲权!就如觉悟民众所言:“这是借司法名义对许如辉新一轮的政治迫害!

 

   四、使用片段, 必须署上原作者许如辉之名。 上海原审法院为何有法不依? 
 
    本次涉案作品, 系许如辉流传社会久远、知名度极高的沪剧的大戏音乐 《妓女泪》、《白鹭》(兼编剧之一)、《为奴隶的母亲》和《龙凤花烛》,音乐著作权自然归许如辉,这是常识。 中唱上海公司亦在磁带上载明, 分别根据公司库藏 1957,1959,1960和1960年唱片录音改编,既然有年代,公司理应保存有“编剧,作曲,原唱者”全部记录。尚且本侵权磁带首次出品于1995年, 何以陈建平代理竟在听证会上辩称:“中唱上海公司所有相关资料都找不到了”?阳光之下无罪恶!如此辩解诚实吗?近15年上海风调雨顺社会和谐,中唱厂有必要偷偷模模地销毁戏曲唱片资料吗,又不是文革时期?中唱上海公司不如实拿出“水辉作曲”记录?即在违反【民诉法】第65条,该受法律制裁!
 
   根据【著作权法】, 使用片段,必须署上原作者之名! 如第十二条:“ 改编、翻译、注释、整理已有作品而产生的作品,其著作权由改编、翻译、注释、整理人享有,但行使著作权时不得侵犯原作品的著作权。第十四条: "汇编若干作品、作品的片段或者不构成作品的数据或者其他材料,对其内容的选择或者编排体现独创性的作品,为汇编作品,其著作权由汇编人享有,但行使著作权时,不得侵犯原作品的著作权。 又根据第三十九条:"录音录像制作者使用他人作品制作录音录像制品,应当取得著作权人许可,并支付报酬。侵权事态和法律文本清楚无误,原审法院为何有法不依、颠倒黑白地乱判?
 
   原审法院认定杨飞飞的“证人证言”,那她只能证明汝金山是许如辉作品的“作者”,她没有如此证明-- 她的证人证言作用何在?  原审法院不能把判决判给一个非诉讼当事人的杨飞飞!
 
   五、杨飞飞非诉讼实体, 法院不能判决一个不存在的诉讼权。若与她调解, 是许如辉方无视法律
 
   上海原审法院把严肃的许如辉完整音乐著作权案,扭向历史上从来不存在的所谓“唱腔设计”,切割许如辉作品,分明是另有企图!原审法庭出具不出任何一份“唱腔设计”系杨飞飞完成的书证,判决书不惜颠倒黑白!此外一个大大的坎无法逾越, 本案程序出错!法院不能判决一个不存在的诉讼权!
 
   若许如辉方为讨好杨飞飞而与她坐而“调解”,那更是一个天大的笑话!凭什么让既非原告又非被告非法得利变合法?如此等等,原审法院把法律置于何地?把许如辉置于何地? 忘恩负义的杨团长, 当初不是许如辉为她呕心沥血谱写了几乎所有的曲子, 哪有今天的地位! 不经她同意,“水辉作曲” 系列宣传品, 能不断推向社会?身为剧团法人代表, 不保护自家老臣而出卖, 这算什么法人? 杨飞飞既不识谱, 又自承只会唱老曲调, 文化也没有, 怎么作曲的?  有什么作品? 而且,她与侵权单位和汝金山之间存在利益输送关系, 她的话怎能信? 一个无良心,无道德的人, 就如北方著名作曲家孟庆华最近留言:“自尊才能自强,演员要对给你唱腔插上翅膀的音乐家尊重才对,连这点道理都不懂,不配叫你艺术家。”
 
   六、本磁带,一半内容,只有音乐没有演唱,哪来“唱腔设计”?也归杨飞飞?

 

   原审法院基本事实也没搞清楚就马虎判决,枉法渎职,这只是冰山一角!

 

   (全文——》http://www.xuruhui.com/viewnews.asp?news_id=1860


Feedback

No comments posted yet.

Post Comment

Title  
Name  
Url
Comment   
Protected by Clearscreen.SharpHIPEnter the code you s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