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曲家许如辉纪念网】

"忆别"(南胡独奏曲),04-12-01创建…,【寒夜闻柝—中国民族乐派音乐家许如辉】(www.xuruhui.com),07-04-19开通。许如辉(水辉) 戏曲音乐案(法官:沪一中院 刘洪、章立萍、徐燕华 / 沪高院 张晓都、范倩、李澜)荒唐败诉,留下大量疑问,汝金山剽窃确凿,提供伪证,法官竟然采纳,支持造假,胡审瞎判,又不进行司法鉴定,判给不必到庭杨飞飞。2010-2-10,许如辉后人上告上海检察院和中国最高院。2010-3-30,中国最高院立案审查中唱上海、汝金山侵权案
posts - 389, comments - 268, trackbacks - 128

My Links

News

Image hosted by 
TinyPic.com 许如辉像荣登台湾【传记文学】封面 Image hosted by TinyPic.com 【中国电影百年,许如辉95诞辰纪念会】(2005,上海) Image hosted by TinyPic.com (www.xuruhui.com) 公告:上海和浙江网友反映,从百度和google搜索本网,已趋正常,祝贺网站茁壮的生命力!如无法进入,请试如下备用方法:1)点击本网所属总博客(http://blog.bcchinese.net), 然后从左边博客名单中找到【作曲家许如辉纪念网】进入。或从总博客顶部“广闻集”, 点击本博任何文章进入。 2) 从【寒夜闻柝】(http://www.xuruhui.com)进入, 点击左下方"友情连结"中的【作曲家许如辉纪念网】。另,[文章导读]容量饱和,已辟[文章导读2];导读不及更新,请入[最新文章]查找。本网近期集中刊发“许如辉案”抗诉文章,感谢网友不弃不离,与许如辉家人共度时艰。“永远的许如辉”!是封杀不住的,他的“国宝级”的戏曲音乐作品是糟蹋不了的,所有行司法诬陷他的人,将逐一暴露在阳光下,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文章 分类

存档

日记 分类

A. 文章导读

B. 司法机构

C. 法律条文

D. 友情链接

有法不依,判决畸形

中国最高院“听证”代理词

---- 许如辉家人状告扬子江音像、汝金山侵权案

(许文霞、2010-12-24)


 
   中国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庭
   合议庭于晓白审判长, 骆电、马秀荣审判员:


RE:侵犯著作权纠纷, 卷号: 二0一0年 民申字 第556号

(许如辉11档节目被汝金山剽窃,其中7档,是整场戏音乐照搬)

(《杨飞飞沪剧流派演唱会》,光盘3张, 许如辉作品, “作曲配器 变汝金山”)

   作曲家许如辉上海两审败诉案,最高院听证2010年9月27日已如期举行。感谢于晓白法官在听证会上的一番认定:“许如辉是知名作曲家。他的作曲权没有被剥夺。他的编剧权(本案为沪剧《白鹭》和《两代人》), 依然还在”。 并在庭上相当仔细地审查了本案11挡节目,了解到其中7挡,是整场戏音乐剽窃。这是我们多次强调,而原审法院故意不理,硬判成“11个唱段”的问题判决之一。
 
   积小胜为大胜,一步一步收回本属许如辉的权益,相信中国司法终究会给许如辉一个公道。 
  
   本次听证, 扬子江音像公司没有到庭,不到庭,形同认输。杨飞飞没有收到传票, 说明她并非本案当事人, 司法就不能判给一个非诉讼主体的对象。原审判决从程序就开始出错,而程序不公,是大面积颠倒是非的开始,许如辉案不幸命中!判决书其问题亦是成堆, 如采纳伪证,糟蹋我们的历史书证,比对移花接木,判词自相矛盾,漏洞百出。加上汝金山本次以“作曲配器”取代许如辉,是剽窃!但最后倒安然无恙,许如辉反以败诉结束!舆论一片哗然 --- 颠倒黑白!许如辉案已成中国司法史上知识产权第一大黑案!又鉴于听证时间有限,无法深入案情,所以本次上书,强烈要求最高法不能草草结案,不能再制造冤假错案了! 人在做,天在看! 不能以“维持原判”掩埋原审黑幕! 而应尊重法律, 尊重戏曲史,充分吃透戏曲作曲行挡,熟悉戏曲作曲手法,倾听戏曲作曲专家意见,启动司法鉴定,聆听许如辉戏曲音乐作品,研究许如辉戏曲音乐为什么受专家和民众欢迎?原审法院判决书通体都在陈述加造谣,不接触具体曲目, 不作司法鉴定, 而胡判,就是渎职枉判! 什么是【沪剧基本调加音】和【革新四季相思】也听不出来,就滥砍许如辉完整音乐作品, 是不负责任的渎职行为! 殊不知, 所列举的正是许如辉浩瀚的沪剧音乐改革之吉光片羽!类似革新,许如辉信手即成。可大胆怀疑,原审法官听过许如辉作品没有?听过的话,怎敢糟蹋许如辉和他的作品?这是沪剧有史以来大量优秀音乐作品集中在一个作曲家身上唯一的一位!我们的质疑和观点如下:
 
   一、 原审法院多次、故意把11挡节目判成“11个唱段”,以便切分许如辉完整戏曲音乐给杨飞飞, 其实7挡是整场戏音乐照搬,就凭这一点, 汝金山剽窃已成定局!
 
   整场戏(7挡):

   1、《妓女泪》。2、《家》。3、《卖红菱》。4、《王魁负桂英》、5、《茶花女》、6、《为奴隶的母亲》-思家。7、《为奴隶的母亲》- 归家。
 
    片段(4档):
 
   8、《龙凤花烛》。9、《白鹭》。10、《两代人》。11、《星火燎原》。
 
   原审法院为什么拒不改正7档是整场戏?因为心虚! 他们需要朝他们精心设局的所谓“唱腔设计”靠, 切割给演员(杨飞飞),也就便于把许如辉的署名权褫夺一空!混水摸鱼的最终目的, 保护上海音像市场官商勾结!(若需了解,可提供) 

   基本事实也不顾地瞎判,判决书肆无忌惮的造假“11个唱段”?就凭这点,如此判决,还能维持原判吗?

   【许如辉荒唐官司搜索大全】,已运行4年, 可入下址查看,谢谢法官关注: http://www.xuruhui.com/viewnews.asp?news_id=580  


   二、 汝金山侵权确凿,一贯侵权,变着法儿侵权, 上海原审法院为何包庇他 
 

   请见首页剽窃图,汝金山在许如辉作品上署名“作曲配器”,经我们比对,主旋律百分百与许如辉原作一样,系剽窃。汝金山庭上也承认,作曲不是他。他的代理人谈洁民二审也表态:“我们没说过是汝金山作曲,我们也没说过是杨飞飞唱腔设计”,既然如此,其署名行为已构成剽窃,撞上【著作权法】第四十六条第三款:没有参加创作,为谋取个人名义,在他人作品上署名的;第五款:剽窃他人作品的;第七款:使用他人作品,应当支付报酬而未支付的。此外,根据一审法官的要求,我们比对了《为奴隶的母亲》两场戏(思家和归家),比对结果在一审卷宗里。为什么原审法官最终包庇他?

   上海一中院2005年12月8号一审很正常,还拍摄了庭审记实,事后安排电台法制频道采访了我们,汝金山则惊慌失措拒绝采访。法院领导很想把本案判成经典案例。2006年5月底开始变化,事态微妙,有官方背景介入,案子转向。再过半年2007年1月, 许如辉莫名其妙败诉。
为避免再度误判误打,伤害无辜许如辉, 强烈要求最高法调看一审“庭审记实”,一切真相尽在其中!

   三、许如辉完整戏曲音乐作品,受《著作权法》保护, 原审法院强行分割,作曲变多人,但没有一张相反证据,枉法判决!
 
   许如辉所有沪剧音乐均独立完成。许如辉夫人与子女也从未见到他与其他人合作创作。许如辉单独在家创作,有时到人民公园茶室和文艺会堂。某次回家曾对夫人说:“今天写出一身大汗”,这是他创作《为奴隶的母亲》音乐时,用情太深所致。这些情况,与历史书证吻合,许如辉是其沪剧音乐作品唯一作者! 【著作权法】第十一条,著作权属于作者,创作作品的公民是作者。如无相反证明,在作品上署名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为作者。

   现在没有丝毫反证,只有被审请人的主张。根据【民诉法】64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现在没有,这些主张构不成反证! 
 
   音像制品署名,根据【著作权法】(2001年修订)第十五条:“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的著作权由制片者享有,但编剧、导演、摄影、作词、作曲等作者享有署名权,并有权按照与制片者签订的合同获得报酬。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中的剧本、音乐等可以单独使用的作品的作者有权单独行使其著作权。第十七条:“受委托创作的作品,著作权的归属由委托人和受托人通过合同约定。合同未作明确约定或者没有订立合同的,著作权属于受托人。

   虽然历史上,上海勤艺沪剧团拥有某场录音的著作权,但许如辉拥有其中该属作品的音乐著作权! 或编剧著作权(如<白鹭>和<两代人>)!
 
   法律认定音乐著作权非常明确,原审法院公然违法,判许如辉败诉,系违法! 如此荒唐判决,还能维持原判吗?

   全文点击-----》http://www.xuruhui.com/viewnews.asp?news_id=1858

Feedback

No comments posted yet.

Post Comment

Title  
Name  
Url
Comment   
Protected by Clearscreen.SharpHIPEnter the code you s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