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部落
北京部落
到柏林时,是十月中旬,已入秋。朋友说,到柏林,不去波茨坦(Potsdam)看普鲁士皇帝的宫殿会遗憾的。早知道那个宫殿,却取了个法语名Schloss Sanssouci,汉名叫无忧宫。旅游介绍也把它当作头选。我一向不喜欢看皇家权贵院落。朋友建议并愿意陪同我,我想还是去一趟吧,否则愧对朋友的一番善意。

到柏林的第二天,便随朋友乘火车去波茨坦。在车上,拿出介绍材料,匆匆扫了一下波茨坦的历史。波茨坦位于柏林西南二十多公里处,是勃兰登堡州的首府,是个十四万人的城市。无论去前还是去后,我对波茨坦都不甚了解,认识它的名字,也知道这城和二战后的《波茨坦公告》扯在一起,其他的知识就不知道了。我来这里纯粹为“到此一游”,无兴趣更无基本素养去理解波茨坦的皇家史和《波茨坦公告》签约的前后的政客表演。

车到了波茨坦站,我的目光便转了向,注意的是波茨坦街头巷尾和那里的人。车站是人群聚集地,比较零乱。几个街头艺术家用小提琴、笛子、吉他和水桶怡然自得地演奏着,每人脚下都有个盛钱的容器,或罐或盆或盒。我五音不全。对我,所有听起来不像噪音的音乐都是好的。从艺术家身边走过的人很少有停下来的。偶尔见一两人往盛钱的容器里投几个硬币。艺术家里有个华人,一凄凉音调从他那把小提琴里传到耳边。曲调仿佛听到过,可缺五音的我无法识别它。


走出车站范围,人渐渐少了。看看地图,看看时间,跟朋友说我想先走一段路看看,然后再搭车去无忧宫。


十月里,波茨坦林荫道两旁是粗壮茂密的大树,落叶铺满了走道,到处是绿地和大片树林。街上行人寥寥,路上车也少。这里没有城市的喧嚣,有的是悠闲宁静。走过的路段和在视野内没有高楼大厦,看到的是别样风格的尖顶民房、爬满爬山虎的山墙、花卉点缀的阳台。走在路上,几乎看不到笔直的街巷,看不到光滑的墙体,看不到张扬的阔气。像德国其他地方一样,波茨坦的老房子色调仍是黑白褐:黑色的房梁、白色的墙体及裸露于墙外的褐色木框。至今仍不明白这些褐色的木框是干什么用的,似乎是力学和美学的结合。它们的形状多是对称的几何图案。我不是艺术家,也不是建筑学家,无兴趣去深究这些木框的功能。


由于时间紧,再加上朋友催,就跟朋友上了通往无忧宫的巴士。从波茨坦回来很久了。时间抹去了很多记忆,对德国皇帝的无忧宫的印象淡了,但仍记得通往波茨坦路上的事,记得走过的那段林荫道及两边的民房及景物。看到旧照片时,想起了那时的悠闲,那时的孤独。
posted on Tuesday, September 1, 2009 1:22 PM #人在他乡 #东游西逛
Comments
No comments posted yet.
Title  
Name  
Url
Comments   
Protected by Clearscreen.SharpHIPEnter the code you s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