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部落
北京部落
      温哥华喜士汀东街(E. Hastings)与卡拉尔街(Carrall)交界处的西北角,有个叫鸽子园(Pigeon Park)的三角形街角。鸽子园是外号,大号先驱广场(Pioneer Place)却很少人知道。不知先驱广场何时变成鸽子园的。其实,鸽子园是更合适的名字,因成群鸽子已把这地方当家了。
      鸽子园处在温哥华的贫民区,南与温哥华中国城只有一街之隔,东西是温哥华治安最差的街区,北近温市旅游景点煤气镇(Gastown)。鸽子园不久前还是毒 贩、瘾君子、酒鬼、娼妓、流浪者等社会边缘人聚集地。这里白天人最多,夜晚便成了无家可归者的宿营地。聚集在这里的人穿着邋遢、举止粗鲁,言语龌龊。这里 的环境污秽不堪,到处是垃圾,包括人类和飞禽粪便,空气里弥漫着尿骚味和垃圾味。在临近巷子里,常看到边缘人男女在那里脱裤子方便。这些人看不到希望,得 不到上帝的祝福。在这里,无论是当代人还是外地人,都看不到多年来被称为最适合人居住的城市的影子。路过鸽子园的人,要不憋着气快速走过,要不绕道而行。
      鸽子园的存在,不仅影响了周围的生活环境,也影响了附近商业发展。这里没上档次的商铺,有的是旧货店、当铺、小卖店、低档旅馆和酒吧。所有店铺因长年失修 看 上去破旧不堪,墙壁上到处是五颜六色的油漆涂鸦。光顾这里的人都是住在邻近和在这游荡的社会边缘人。看来物主也不想往无增值可能的地方投入过多。
      二十多年前,来大温哥华时我就注意到鸽子园了。十多年前,我在星岛日报专栏里也曾提到过这里的治安问题。二十多年里,鸽子园及周边环境无任何改善。鸽子园曾一直被社会忽略,行人躲避,市府忽视。关注鸽子园的只是常驻这里的具有爱心的社团、教会、慈善机构。
      一年多前,市政府为冬季奥运会开始整容了(市府官员否认此说法)。鸽子园是市府脸上的一块丑陋的疤痕,不去掉不好看。明眼人都明白,市府目的就是将边缘人 赶 走。我一向反对奥运,包括北京和温哥华奥运。我没看到奥运带来的好处,唯一的好处是它给政客们长脸,给商人创造更多财富。鸽子园换脸工程未征求当地居民和 提供社会服务人员的意见。政客要脸面,却要我们掏钱,做得合情合理,让我们说不出话来。他们是我们选出来的(尽管我没投支持票)。他们说话做事当然能代表 我们,当然不需要再同我们商量。
      鸽子园近20万元换脸工程将要完工了。我还没腾出功夫看。据说,新鸽子园涂鸦没了,地面换了,桌凳换了,饮水龙头换了。以前这里没厕所,人内急时只得在露天解决。新鸽子园加了个公共厕所,人的粪便有了合理的存放处。
      过去的肮脏的街角没了,但这并不保证过去的景象不再来。周围环境没变,周围居民成分没变,周围商铺没变。在这里为社会边缘人提供服务的人说,鸽子园会再 现, 也许在原址上重现,也许出现在另一个街口。我同意这个观点。脸蛋暂时抹上了粉脂,好看了,实质问题未解决。原来在鸽子园游荡的人仍在附近,还流浪、吸毒、 贩毒,为社会边缘人提供各种服务慈善及医疗机构仍在附近运作。
      据说,新鸽子园的主要使用者现在不再是社会边缘人,因那里总有警察在骚扰或驱赶他们。我相信,如果鸽子园周围环境不改变,警察一撤,新鸽子园不久就会变成旧鸽子园。
posted on Tuesday, November 24, 2009 9:32 PM #东拉西扯
Comments
No comments posted yet.
Title  
Name  
Url
Comments   
Protected by Clearscreen.SharpHIPEnter the code you s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