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部落
北京部落

每年回北京,要遭两次罪,两次都跟空气有关。

头遭罪是要吸入受污染严重的空气。每年回北京,走出机舱立马会闻到空气中的汽车尾气及它的异味。北京空气味道刺鼻,让人有窒息感。汽车尾气易辨,其它异味难辨。到底是什么异味,不清楚,应是不利于人类健康的异味。好在受这头遭罪的时间很短,少则十几分钟,多则一小时,嗅觉就失灵了,窒息感就消失了,我也能像北京人一样畅快地喘气了。看来人的鼻子适应性极强,肺也是一样,能适应肮脏的空气,像空气过滤器的芯片一样过滤北京的空气。过滤芯片脏了可更换,人肺脏了能更换吗?

我有一“狗鼻子”,对气味异常敏感,从不怀疑自己的嗅觉判断,别人还没闻到的味道我已闻到。我的“狗鼻子”可能与我属相有关。今年春节前又回到北京。走出机舱,我的 “狗鼻子” 立即警觉起来,又闻到熟悉又讨厌的北京空气。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空气中多了一种味道:蜂窝煤在燃烧的味道。这味道似乎比汽车尾气味道还重。太熟悉这味道了。从小到大,一直与蜂窝煤打交道,先从烟熏火燎中学会点蜂窝煤炉,然后用蜂窝煤做饭取暖,也曾肩负家中采购和搬运蜂窝煤的重任。离开中国前,我已用液化气罐烧火做饭,但冬天取暖还是靠烧蜂窝煤。

跟我一起回来的部落婆也闻到了机场空气中的异味,起初不确定是什么,在我的启发下也确定了是烧煤的味道。我们随着旅客往机场大厅走。空气中弥漫的蜂窝煤味道仍未散去。我边走边跟走在一旁的一女旅客搭腔,问她闻到空气污染没有。她说好像有煤球的味道。真巧,又遇到一只“狗鼻子” 。煤球和蜂窝煤形态各异,但化学属性相同。我的嗅觉被再次确认。

通过边检,通过海关,推着行李车走出机场最后一关卡,在那见到了来接机的亲人。见面后大家都很高兴,问这问那,没人提北京的空气质量。走进停车场,部落婆和我分别坐上不同的车。出了停车场,我问开车的姐夫,今年怎么到处是烧煤的味道。姐夫诧异,奇怪我怎么会闻到烧煤味道,说现在都不烧煤了,哪来的烧煤的味道。这话我不信,一年前曾亲眼在北京剩余不多的胡同里看到有人还在烧蜂窝煤,也看到有拉蜂窝煤的三轮车在胡同里转悠。而且,据我所知,冬天时北京许多地方取暖的能源还是靠煤。

车在北京高速公路上行使,很快就到了四环路附近的家,空气中蜂窝煤味似乎消失了。不知是真的消失了,还是 我的“狗鼻子” 适应了家乡的环境。我想是 “狗鼻子” 失灵了。

头遭罪受完后,紧接着是受二次罪。

回北京后,一般在第二或第三天人就会感到身体不适,先是嗓子疼,之后咳嗽,再之后是胸闷,但体温正常。各种中药西药都吃过,都不管用。慢慢地,咳嗽停了,胸闷停了,这过程要持续大概十天半月。然而,嗓子疼始终没有停止。

今年回北京,症状更重些,连续几天咳嗽不止,最后胸闷得让人受不了,只好去了医院。在医院,接受相关检查,包括心、肺、呼吸道和血常规的检查,结果都正常。我告诉医生,我每年回国度假都出现嗓疼、咳嗽、胸闷病状,医生对我的病说不出所以然来,只给我开了几盒中成药,药名记不得了,都是些清肺止咳的。回到家,药还没吃,胸闷感就开始减轻了。再过几天,咳嗽和胸闷都没了,除了嗓子疼。

每次回北京,一般住四个礼拜,也生病四个礼拜,如果嗓子疼也算病的话。具体是什么原因导致身体不适仍不清楚,但我一直怀疑跟与北京空气有关,因为每次从北京回到北美的小窝后,嗓子疼很快就会消失,少则一天,多则两天。

也许有人认为我这人太娇气,那就错了。从小到大,我特皮实,很少生病。即使到了老帮子年龄,我也很少患头疼脑热的病。我这辈子只发烧过一次,不过我母亲否认,说我两岁时偷吃十几个没洗的李子后上吐下泻发烧四十一度。即使加上两岁的发烧,我这辈子只发过两次烧。你可以说我身体不强壮,但不可以说我不皮实。

我每年回北京受二次罪并非个案。许多与我有类似阅历的同学朋友也受同样的罪。我的大学同学有六十多人,有一多半跑到海外生活,在海外的时间少则二十年,多则三十年,许多人回国探亲时都要生病,病状与我的类似。零七年,同学们回国聚会时很多人生病,症状与我前面提到的类似,还有人发烧,甚至住院。聚会后,有一同学在同学网上做调查,问大家回国是否老生病。许多同学们的回复再次证实我的“空气致病论”。

有个医学世家现生活在海外的同学断言,我们这些短期回国的人,得的病不具传染性。这类病既不是病菌也不是病毒引起的,是免疫系统对新环境不适应的自然反应。这种症状被许多医生误认为感冒或其他什么炎症,或被谁传染了。这诊断站不住脚,因这些人在国内咳嗽发烧生病时,与其接触的亲友不会被传染。同学好像说的有点对。我不记得在我回国生病时,跟我天天接触的家人被我传染了。

应该说,我这位同学的“诊断”与我的“空气致病论”都指向国内的环境,即回国生病与国内空气有关。我想,这病应是暂时的,时间长了会好的。回国的海归有很多,只要在国内长期扎下去,病自然会好的。海归如果天天生病,那他们还不早就都逃光了。

那些从国外回北京后短期内出现嗓疼、咳嗽、打喷涕等症状的人,不要怨天怨地,要怨只能怨北京的空气。到了北京,这两次罪是躲不了的,只能忍着受着。这只是我的感觉判断,没有任何科学数据支持。我相信,如果我在北京多待些日子,比如住上一年半载的,我的灵敏的 “狗鼻子” 就不会对北京空气太过敏感了,也会像老北京人一样畅快喘气了。

北京空气污染严重程度在世界大都市里属数一数二,不过北京管理者不认可。许多北京居民不相信北京官方报的空气质量指数。美国人还跟着捣乱,在他们北京大使馆内安上空气质量监测机器,专跟北京官方监测中心PK,报告美国版的北京空气质量指数,每小时自动更新一次,并将数据发到推特上。据说,从PK数据看,北京官方监测机器老是报喜不报忧,美国的监测机器总是报忧不报喜。我搞不懂那些数据,但我的鼻子我的嗓子告诉我:

北京空气质量不好。

posted on Tuesday, April 10, 2012 1:04 PM #故乡情
Comments
No comments posted yet.
Title  
Name  
Url
Comments   
Protected by Clearscreen.SharpHIPEnter the code you see: